和守月

"Love you tender, love you long."

Every story is a metaphor.

————————

【靖苏】余香 31 上

这更有点短小,抱歉啦!

————————————————————

第三十一章 今宵酒醒  上

 

    自梅长苏入京,三天来萧景琰大部分时间都在蒙府,更准确的说,是和梅长苏在一起。他们讨论大梁的国势,字句中透露着对天下未安的忧虑。而他们对此越深入,便越能感受到自身渺小的无力和难以掌控的命运很可能开始让他们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有多少次,萧景琰捧起清茶,低头时却发现对面的他眉间隐隐蹙着一丝悲切。


   “所以,当年的事,你还要瞒我吗?”萧景琰觉得是时候该问清楚了。


   “怎么,皇长兄如何蒙冤入狱,赤焰如何覆灭,这些你不都已经知道了?”梅长苏的神情依旧很淡,似乎戴了一层面具。


    萧景琰叹口气,轻轻摇了摇头,“皇长兄他,不是会轻易束手就擒的人。他若想活下去,想替赤焰和他自己伸冤并非难事,当时有很多人都站在他这边。”


    梅长苏别开目光,等他继续说下去。


   “还记得你借给我的那本书吗?”萧景琰轻声问道。


   “《翔地记》?”


   “对,”他笑了,在心里小心地斟酌字句,“知道你是谁以后,我又重读了很多次,始终没有发现任何能指向你身份的线索。不过——”萧景琰停顿了一下,发现梅长苏有些责备地瞥了他一眼。


   “你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了?我都不知道,大梁七皇子都聪慧到抄书默背的地步了。”他讽刺地说道。


   “我看到了,‘泉如’二字。”


   “这又如何?”梅长苏有些意外,但他确定这本书与过去种种并不相关,除了自己的小注中无意间暴露的一个闺名。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萧景琰走过去,温柔有力地扳过他的肩,让那双总是在躲闪,在掩饰内心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皇长兄出事前,曾捐过万两白银印书,为让更多人学文,为礼,为民德归厚。他曾考我如何归结此事,我答‘泉如’,他便笑道,‘将来筑一屋可以名之’。所以,你并不知这一节,但我想,皇长兄定有一屋名此。”


    梅长苏点点头,苦笑道:“看起来,你比我想象的似乎要聪明一点。”


   “我们都是在变的。”他们相视一笑。


   “你推断的对,”梅长苏想了一会儿,终于如释重负地说道,“这样吧,宫禁前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萧景琰把他细嫩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暖着,温声道:“好,你先休息,我过去找大统领谈谈,”说完俯下身,将自己的额头顶着梅长苏的,“你小心别着冻着。”


   “行了,你快去吧。”梅长苏没好气地把他推开。


    萧景琰傻笑着走了,见到蒙挚时连上的笑收回来,却还留着浅浅的弧度。


   “殿下,聂将军的信我已经从蔺公子转交到夏冬手上了。”蒙挚一见太子就着急汇报任务。


   “冬姐有什么话要我们捎回去吗?”


   “这倒没有,”蒙挚一边回想,搔搔后脑勺,“她说……有什么她能做的尽管说,别见外。”


    萧景琰和蒙挚从屋中来到回廊,“嗯,上次的事她虽是开端,但想必是母亲的意思。如此看来,我还有赢的希望。”


   “蔡大人的案子,殿下,臣也能……”


   “不行!”萧景琰横眉一竖,“我们已经拖累你太多,不能再如此下去。况且,你需要父皇全部的信任,我们也是。”“嗨呀,”蒙挚急得跳脚,拍着胸脯道,“殿下来个干脆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就直说我能帮什么吧!”


   “有一件事,确实要拜托你。”


   “好,你说!”


   “拜托了,看好我三哥。别让他手下人做傻事,别出什么乱子。”萧景琰用力拍了拍蒙挚结实的手臂,叹口气,眼圈不由红了。


    蒙挚用力点点头,退后一步抱拳行礼道:“臣遵令。”


    傍晚,萧景琰与梅长苏乔装一番,为不引人注目,步行上街。他们从热闹熙攘的市集窄巷一直走,萧景琰让梅长苏给他带路,但他始终落后梅长苏两三步,让他走在自己最有把握保护好他的视线范围之内,一面小心地观察四周的状况。他这么做,除了安全考虑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觉得梅长苏并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神色,这会暴露他所有的脆弱,足以摧垮他骄傲的自尊。


    梅长苏不急不缓地走着,目光平视前方,将日暮置于身后,地上拖着长长的一道瘦影。


    等到他停下来的时候,萧景琰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到了,他向左侧看去,薄暮的橘色余晖不均匀地洒落在梅长苏姣好的面容,洒在尘埃厚铺的地上,入目是曾经高大宏伟的林府正门,寂寥地开在他们面前。几株黄绿相间的枯竹歪斜地立在门两侧,而门是早就不见了的。


    梅长苏走向前去,将大氅轻轻向前围拢着,使自己免受某种寒冷的侵袭,但他仍高昂着头,孤傲地仰视早已不复存在的匾额,而后慢慢地回过身,露出一个类似于“邀请”的笑容。


    他在笑着,萧景琰却只能看到一个地狱归来的,伤痕累累的魂灵,游离在黄昏的故园中。




——————————————————————

 @annacats   @徵羽   @树荫的暖 

评论(13)
热度(84)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