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Love you tender, love you long."

Every story is a metaphor.

————————

【靖苏】余香 32 上

短小的一更,望不嫌弃~

————————————

第三十二章  故人一心  上

 

    那日,梅长苏与萧景琰一同去过帅府,傍晚时萧景琰须赶着宫禁的时刻回宫,他也难耐清寒,由甄平护送着自回蒙府去了。隔日,萧景琰命梅逸前去取埋于樱树下所藏之物,带回来一看,原来是块布帛,上面用红线绣了首诗:花月残飞江水平,古木威立待山青。何事放歌悲一曲,阳春书来祭英灵。


    萧景琰左读又看,把诗放下头痛道:“这可倒又是本《翔地记》了,我最不善猜谜,还是去与母亲看才是。”


    梅逸回道:“主上,这首诗按其风格是祁王殿下留下的,梅逸虽也不懂,到底当时还服侍殿下左右,想必能猜出一二。”萧景琰如得了救星,赶忙命她说下去。


   “贞平二十三年,也就是十四年前的春天,陛下曾不幸得了重疾,数日神思恍惚,夜不成眠。那时祁王殿下每日衣不解带,一心在陛下榻旁奉汤奉药。晚间还需处理政事,连月如此,可谓至孝。但陛下却觉得他心有不轨之意,兼之先前两人曾为政事争执,便将他逐斥回府,只留静嫔娘娘在侧。”


   “殿下无法,只能日日在府中抄诵经文,祈祷神佛护佑,保陛下安康。并捐银万两印《玉历宝钞》数目不计。一日他曾对我说起做过的梦,梦中一神人对殿下道,‘若以你命来换父命,可否’,殿下欣然应允。当时殿下为此事日日忧心,对我说起此梦时难免有些魔怔,属下便对此并未留意,不想竟一语成谶。”


    萧景琰低头良久不语,慢慢梳理纷繁的思绪。


   “所以,皇长兄,其实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只要他不在了,父皇在伤悲之余,总还可以念着他往日的一点好,便能对赤焰军就能少一分猜疑,多一些信任。无论赤焰前线打成什么境地,都不至于陷入死地。可他却没想到……没想到最终来向他索魂的竟是父皇。”


    梅逸红着眼,轻轻点头。


   “凡殿下作诗,梅逸必手录成册。此诗尚未录入,推敲时间,殿下作此诗时,应是府中泉如舍修成,朝中聂锋将军求救手书呈上之时。”


    何事放歌悲一曲,阳春书来祭英灵。


    芷萝宫。去岁大年初一,萧景琰前来请安,静妃恰好不在,他便在门前叩了头回去。不想今岁再来,又扑了个空。侍女小晶告诉他,静贵妃去看望惠妃娘娘,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回来的。萧景琰点点头,仍在门前叩了三个头,转身欲回东宫时,静妃却回来了。


   “母妃!”萧景琰愣了一愣,有些羞涩地往后撤了一步。


   “你这孩子,”静妃今日一身枣红长裙,外裹黑色毛领大氅,又稳又轻地把他拉起来,“看见我不在,又打算叩个头了事,就悄悄溜回去了。”萧景琰见母妃难得开玩笑,便道:“叩了头多少也算来过了,日日请安,论谁也总想要偷懒的。”周围的宫女们听了,也轻轻附和着他们笑了起来。待他们进了殿,静妃将大氅解下交给小梨,就令众人退出去,只留母子二人说话。


   “方才我去见了惠妃姐姐,试了一试,她到底还是念着旧情,只是拗不过宁王殿下罢了。”静妃不紧不慢道,“三哥儿究竟我们看着长大,心思不至于偏了,但气量却不如小殊和你。在这深宫里,尔虞我诈,力量上稍弱小者亦会感到心寒,这也是常情。”


    萧景琰点点头,将方才的诗给母亲递过,顺口说起回林府的事。


   “哦……”静妃饶有兴趣地听着,眼睛始终注视着萧景琰,“真是奇了,小殊居然会约你去林府。景琰,你怎么想?”


    知道母亲肯定察觉到了什么,萧景琰一面回想当时小殊的神情,一面答道:“我想……小殊应是原谅我了,也应该是……我们可以坦诚相待的意思。他经历过太多,都是我不敢问的。如今他肯让我踏入旧居,定然心结解了大半。”萧景琰其实还想说,这是他以小殊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感情。


   “还有呢?”静妃努力忍住笑。


    萧景琰心虚地呡一口茶,觉得母亲应当是有别的意思,一时也想不出,急得像被当场捉住背文章的书生。他想到母亲惊人的洞察力和悟性,觉得此事应该不止于此。仔细思量一番后,他小心翼翼地答道:“莫非,有人发现我们了?”


    静妃回以赞赏的微笑:“景琰,想必三哥儿已经在陛下那里了。”


   “是三哥的人! !”萧景琰大吃一惊。


   “我想,这也是小殊为你铺好的一步路。”



————————————————

PS:开头那首猜谜的诗是作者自己瞎编的2333 纯粹为剧情服务。文采不指望了,各位凑合一下看看吧,格律什么的完全不懂呀~


 @annacats   @你比阳光更温柔。   @若安   @树荫的暖 

 @徵羽   @靖苏fen  @不成 


评论(12)
热度(58)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