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 现代AU】同城 04

属于网络聊天的内容依然都用粗体表示~

推荐BGM  恋は切なく by 安濑聖

 ——————————————————

    两个以醉酒为掩护来释放疲倦的人,此刻并排坐在空荡荡的末班地铁里。萧景琰叹口气,有些担心地看着身边的同伴。迷迷糊糊的梅长苏选择了坐在离车门最近的位置,牢牢抓着旁边的扶手杆,把头也索性靠在那上面,朝着对面放空自我。但是他困得已经时不时垂下头,又挣扎着把自己拽起来。

 

    无意之间,他抬头看到了贴在对面的各站路线图,心情更加沮丧起来。

 

   “我做错车了。”梅长苏低声道。

 

   “什么,”萧景琰吓了一跳,立马从靠背上直起身,“你不是说你也坐45号线吗?是不是方向坐反了?”

 

   “不是,”梅长苏不好意思地开口,“我……该坐15号线的。”

 

    肯定是醉得不太清醒的缘故,梅长苏听到一个似是而非的选项,就忙不迭接受了。而萧景琰则连连道歉,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发音不对,误导了他。两人一时相对无语。运行流畅的地铁飞速于这座城市地下穿梭,将最后一班旅客分次抛回地面之上。

 

    能怎么办呢。萧景琰想了想,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开口邀请他到自己家里似乎很不妥,于是试探着问道:“苏先生,你家在哪里?等到了站,我开车送你回去吧。”说完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从被赶出家门,他已经没有车了。梅长苏摇摇头,“家?我早就没家了……嗯,还有你喝酒了,不能开车。”原来喝了酒的人头脑都这么清楚吗,萧景琰感到不解,同时自动将他的前半句话忽略,“那要不,我帮你给你的朋友打个电话,给你送回去?”

 

    梅长苏看着他,好半天点了点头。

 

    时间已经很晚了。在他们下车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两个人互相靠着对方的头睡得十分香甜。梅长苏的发丝间依旧是青柠味道的果香。随着彼此胸膛缓慢的起伏,他们不再受到外界噪音的干扰。后来是萧景琰先被一个急转弯晃醒,低头看看手机,再把梅长苏喊起来。这种感觉上与生俱来的信任和安心的感觉令萧景琰困惑又感激。好像这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发生似的。

 

    出了地铁站,萧景琰一眼便看到一个向他挥手的陌生人。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向梅长苏挥手。梅长苏依旧把头搭在萧景琰肩上,整个人还没睡醒的样子,远远看去就像挂在萧景琰身上的一根长竹竿。萧景琰也朝他挥挥手,这应该就是梅长苏的好友蔺晨了。他看上去非常担心的样子,严肃生气地皱着眉。萧景琰放心了,忙扶着梅长苏过去,把事情大致一说。这个叫蔺晨的人个子也很高,有着自来令人望而生畏的圆脸,一身正气,浑身散发着医院里来苏水的味道。

 

    一切顺利。只是蔺晨听他说他是“萧景琰”时,明显脸色不太好。

 

   “谢谢您,我朋友给您添麻烦了。”蔺晨看了一眼梅长苏,语气生硬地回道。

 

   “哪里……”萧景琰还没客气完,蔺晨便拉着梅长苏转身走了。他尴尬地杵在那里,也没有多想,最后眼见他们一先一后上了车,才放心转身回自己公寓去了。那一夜,他在卧室的窗台前将窗帘打开,静静地望了一晚上初夏的星空。

 

    一周后的清早,萧景琰起床后习惯性地滑开手机,苏先生在qq上发过来一条消息。

 

    谢谢你,之前给你添麻烦啦 //////

 

    没事的,我也没有做什么啊……不过,你看起来真的很容易醉啊。我觉得,以后还是注意一下,少喝点会比较好。

 

    萧景琰自顾自说起来。

 

    要是真喝醉了,就用红糖,盐,醋调一杯热水喝下去。很解酒的,就是味道奇怪一点。

 

    天啊,你懂得好多^ ^

 

    萧景琰准备好早餐,过一会儿回道:因为妈妈是中医,所以我多少了解一点。

 

    那边很久也没有回信息。萧景琰大口嚼着自己做的鸡蛋黄瓜三明治,喝一杯牛奶,心想,虽是周六,想必八点多这会儿他应当也在吃早点,要么就有事出去了。但他偏偏能感到穿过屏幕扑面而来的一股怒气,于是他无辜地低下头,默默把手机再滑开。

 

    屏幕空白一片,还是没有消息,大约还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他收拾好盘碗,打扫干净餐桌时,手机“嘟”地震了一下。他高兴地把手里的抹布一扔,快步过去看。

 

    你对陌生人都这么热心?连妈妈的工作都说?

 

    萧景琰彻底懵了。反应了半天,指尖小心地在屏幕上敲击。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看你,但是我觉得,你对工作对生活都很认真,人也努力上进。动不动就往孤儿院去跑,走在路上,连对待小动物都特别上心。每次找你聊天的时候,我都很开心,因为我们都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说到底,我们认识也快两个月了,为什么你认为我把你当陌生人呢?

 

    依旧很久没有得到回复。不过这一次不同,没过多久,他试着主动和苏先生聊起点别的话题,没多久他们依然聊得很开心,谈人生谈理想,于是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虽然苏先生没有明说,但是萧景琰能隐约地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改变了苏先生对他的看法,他们现在已经是真正的朋友了。因为梅长苏开始直接称呼他“景琰”,而不是“靖王殿下”。他第一次试着叫“长苏”时,梅长苏也欣然答应。

 

    第二天,萧景琰去还书,有些失望地发现梅长苏并不在。值班的老师告诉他,梅长苏周末没有班。于是他坐在自习区,开始搜索最近上映的电影。过一会儿,他给苏先生发消息道:

 

    长苏,周末要去看电影吗?

    景琰,周末要去看电影吗?

 

    他们同时按下了回车。

 

    两个小时后,他们在人行道上相遇时,彼此都开心地笑了。梅长苏依然穿着他最爱的白衬衫配深蓝色牛仔裤,一丝不苟像个规规矩矩的优等生。他把自己的单车停在一家店门口旁,回身笑道:“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幸好我早走了五分钟。”

 

    萧景琰笑道:“我也是……怕你在等,就早走了一会儿。”

 

    梅长苏弯下身子锁车时,白衬衫的衣领向一边倾斜着,露出他白皙一侧的锁骨。萧景琰再看着他浅浅的一抹微笑,心神竟像被勾走了一般,心里赞叹着世间竟有如此精致的人,不自觉也跟着笑了。上学时,萧景琰便注意到班上凡是稍有些姿色的人,不论男女,多少都有些自命不凡的骄傲和矜持,幼稚得惹人发笑。但萧景琰和林殊不同,因为他们自小所受的家教便杀去了他们这方面的念头,再加上,家族内外,精致厉害的人物实在不少,日常接触下来,自惭形秽便很容易了。

 

    可是梅长苏却拥有着和他们完全一致的谦逊和自律,这让萧景琰暗自佩服,对这位朋友便更多了几分好感。难能可贵,说得就是这般人物吧。

 

    他们进了影院,在面朝屏幕的左后方靠走廊一列找到了位子。梅长苏在前,萧景琰在他后面的位置,因为梅长苏不喜欢看电影时,有认识的人坐在他身边。萧景琰想,这或许是因为在熟悉的人身旁让他对自己感情的流露感到拘束。放映的光线自后方照射来,映出梅长苏迷人的侧颜轮廓。

 

    梅长苏坐在那里,感受着从放映广告开始就回荡着的巨大声响,仿佛是他的心跳,他自己的呐喊。在这里,所有观影者被同一种氛围或情绪感染,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最后却奇妙地成为一个整体。这是一部关于super hero 的电影,讲述了一个拯救地球的super hero 的传奇一生。萧景琰很少看这个题材的电影,他相信梅长苏也一样,但他们俩都是这个导演的脑残粉,就算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也要来刷上一次。

 

    果不其然,看这种爆米花片,萧景琰还没看到一半就昏昏欲睡。为了打起精神来,他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坐在前面的梅长苏身上。他发现他始终在微笑着,当hero 出生时,小时候因为控制不好自己的超能力而闯祸时,爱上一个傻里傻气的笨蛋女主时,挥舞着武器肆意向敌人攻击,搞得周围一片狼藉时……不论何时,他一直微笑着,但不知何时开始,梅长苏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即使在默默流泪,他也专注地盯着屏幕,他的嘴角也微微扬着。萧景琰在后面看得很清楚。

 

    梅长苏的眼泪掉下来打湿了衬衫,落在牛仔裤上,甚至落在自己的手背上。萧景琰默默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纸,尽量目不斜视地盯着屏幕,左手向前给他递过去。梅长苏的感情热烈又深沉,这让萧景琰觉得无措,因为显然这是他帮不上忙的地方。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笑着,为hero欢呼,高兴,为他和女主的爱情感到甜腻。可是梅长苏成为了例外。

 

    等到电影快结尾时,梅长苏才默默用接过的纸巾将泪优雅地拭净。萧景琰叹一口气,决定收回他之前的认知,在某一方面,梅长苏似乎要强地有些自恋。但这也是萧景琰喜欢的地方,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能轻而易举接受他所有的特质。

 

    接下来几个镜头,萧景琰便明白了。曾经风光一时的super hero 已经老了,他沉浸在对往昔的荣耀回忆之中,喃喃道:“仿佛就在上一秒,我还是世界之王。”周围人们发出一阵唏嘘之声,而梅长苏却恢复了开始时的微笑。



——————————————————

 @一念成佛   @徵羽  @annacats 


评论(12)
热度(44)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