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余香 38

——————————

第三十八章  磐石志坚

 

    萧景琰热病初愈,梅长苏也南下方归,两人皆神思困倦,相于枕藉,不多时便安然入睡。星河流转,及至下半夜,忽然有侍从前来道:“殿下?太子殿下?”萧景琰被惊醒,心知必有不寻常事,便一扫困意,轻缓起身将被角掖好,才随着那人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萧景琰见列战英慌慌地在殿门前徘徊。

 

   “殿下,不好了!方才蒙大统领派人来说,林府起火了。”列战英神色冷峻,简短地汇报一句。萧景琰按下一时冲动,马上想起了由他管辖的巡防营:“巡防营呢?他们是否介入此事?”列战英回道:“这正是大统领为难之处。林府火势起初不大,但很快殃及四周街道民居,不过这些地方的火均已被临近的言府府兵和百姓灭了。只剩林府,无人敢动。大统领特来请您示下。”

 

    一阵阴冷的寒意袭来,萧景琰方要回答,一只手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袖。“景琰,不要动,”梅长苏不知何时出来的,身上只余一件单衣,憔悴的面容却尽显坚毅,“这是圈套。像营救卫峥那样的事,做一次就够了。”

 

    有一把火,也在萧景琰的心头猛烈地烧着,但最终还是被理智压了下去:“好……就这么办吧。告诉蒙大统领,巡防营不许前去救火,违令者军法处置。等等……”他继续道:“立即传令梅逸,江左盟人在京城者,皆乔装百姓前去救火,不得有误。”

 

    列战英本来听闻此火不救,心情甚是低落,一听太子发此号令,立刻高兴道:“末将遵命!”待他走后,梅长苏被萧景琰赶着回去睡觉。两人窝在被单下,交换彼此对此事的看法。梅长苏道:“多半是宁王在设套。”萧景琰点头:“是啊,可他如何知道我一定会去救火呢?我并不一定要亲自去,就算不动巡防营,我也有别的办法。”

 

   “若非……”梅长苏道,“如果有人通信给你说,我也在林府……”话音未落,便有人“哐哐”地敲着殿门:“殿下,太子殿下!”“你看,”梅长苏叹口气,“就没想让你睡好觉。”萧景琰只好独自前去开门,叩门的原来是一宫女。

 

   “请殿下恕罪!奴婢本是苏先生身边的侍女,先生今夜于林府祭祀,不料府中忽然起火。奴婢听得邻里说,不见有人去救的,不得已托人进来面见殿下。请殿下派人前去相救!”萧景琰认真地看着她,淡然道:“本宫不认识你说的这位先生。就凭你私自混入宫内,本宫就可以将你交由内廷司处置了。”一听到“内廷司”三字,宫女立刻面如土色,愤愤道:“殿下不救也罢,但求开恩!奴婢这就走!”

 

    待宫女走远,萧景琰忙关上门,回到寝殿榻前。“怎么样?”梅长苏懒懒地靠在枕上。“和你说的一样,”萧景琰松一口气道,“真是好险。幸亏你今夜和我在一起,不然我真的要掉进套里去。”

 

   “宁王知道我还活着,这不奇怪吗?”梅长苏枕着萧景琰左肩,手指摩挲着他的领口,“你的人有去宁王那里通信的?”萧景琰只得将太子妃的事如实相告。两人默契地陷入一阵沉默,彼此依靠着,如此静谧,如此无畏。

 

    第二日,梁帝解除了太子萧景琰的禁足,恢复每日早朝的出席。正当这日,兵部具本弹劾蒙挚灭火失职一事。梁帝为了走个流程,便也罚了蒙挚的薪俸,但心里清楚蒙挚当不是太子这边的人。否则林府失火,巡防营当是冲在前列的。

 

   “父皇,”萧景琰奏道,“儿臣请父皇重审蔡荃受贿一案。”

 

    梁帝在听到“重审”二字时,眉头跳了两跳,好在萧景琰相当快的语速没给他更多怀疑的时间。武英殿内安静了一瞬,随即沸腾起来。要知道,蔡荃一案的审理由宁王萧景亭负责,照理说萧景琰并不该置喙,反倒应避嫌才是。如此一来,萧景琰率先引发了新的夺嫡之争,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只是这一次夺嫡,多数人心里都清楚,时间不会持续太久了。

 

   “准奏。”梁帝考量再三,点了点头。

 

    退朝后,沈追急急地追了上去:“殿下,殿下。”萧景琰优雅地停住,转过身来:“沈大人,请来东宫商议吧。”沈追连忙答应。至东宫,沈追才擦擦头上的冷汗,对太子道:“殿下此时提出重审,可是十拿九稳了?”

 

    萧景琰点点头:“是,蔡大人本是清白,但要彻底为他洗清罪名,还脱不开陈明一案。陈明是祁王府旧人,借着他的案子,找出真凶。皇长兄所蒙受的冤屈,才真的能大白于天下。”


    沈追感慨万分,请命道:“殿下需要臣做什么?”

 

   “赈灾银,”萧景琰将牢中夏冬递给他的蔡荃手书交给沈追,“你查查它的来源,是何年所造,何年分拨,是否是誉王和太子曾经手过的?”沈追一一记下,领命而去。

 

    至晚间时,萧景琰与宁王一同前去请安,各自向父皇汇报自己完成的事务。宁王提议道:“父皇,春猎将至,可否在春猎之前由儿臣摆一个赏花宴,孝敬父皇母妃?”梁帝笑道:“难得你有这份心,很好,就交给你办吧。缺什么人,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向内廷司要就是。”宁王高兴道:“儿臣遵命。”“景琰啊。”萧选呷一口静妃送来的甜汤,对太子道:“没事的时候,多去你三哥这里看看,他先前脚不好,和你们兄弟也来往少。如今你得多带带他。”萧景琰恭敬道:“是,父皇。”

 

    萧景琰请安回来,刚进长信殿,太子妃一侍女小虹便迎上来道:“殿下,今夜静贵妃娘娘邀太子妃殿下前去品新做的糕点,顺带留宿芷罗宫。”萧景琰没什么心思,点点头道:“知道了。”小虹趁萧景琰走至无人处,轻声提醒道:“殿下,娘娘让奴婢转告您,今夜下饵。”一阵酥麻自萧景琰耳畔传至全身,他回头仔细看了看这个宫女,放心道:“你回去告诉娘娘,说我知道了。”

 

    芷罗宫。静妃领着太子妃在自己精心打理的庭院里喝茶吃糕点,和她聊起今年的洋槐花比去年开得盛,反倒是樱桃,一年结的果实多,下一年必结的少。今岁正是樱桃结的少的时候,在高处的被鸟儿啄着吃完了,底下的就没有多少。

 

    太子妃静静听着,忽然叹了口气。“怎么了,”静妃关切地问道,“好好地怎么叹气呢?”太子妃道:“这近来,陛下似乎不如以往疼爱殿下了,儿臣心里替他着急。”静妃抚着柳氏的手,仍不急不躁地道:“好孩子,景琰和陛下,心里毕竟还插着一根刺。”“什么刺?”太子妃不解。

 

   “他们十三年来,互相提防,互相试探的原因,还是那桩旧案。”

 

    “赤焰军一案?”太子妃语气里毫不掩饰地透露着幽怨,“这倒也是,殿下一向是念旧的。”静妃急忙道:“这件事,你得替我拦住他。”太子妃不解道:“母妃,为何不可?只要殿下重得盛宠,这件事还是有力量去实现的。”

 

    静妃摇着头,眼里渐渐有点点泪光闪烁:“不是的,这件事之所以不能做,和太子权势大小无关。而是因为,祁王与赤焰军当年,的确谋逆。”


————————————

自己立的flag,哭着也要拔掉系列……

好了,先给在上一章就期待上车的小天使们道个歉2333作者狠心地欺骗了你们(并没有)没有开车的原因不是因为码字时间不够之类的……而是因为,作者考虑在当前这种局势下,两个人的状态和周围的环境都不允许他们这样做。所以萧景琰选择了克制,梅长苏也没有一再坚持。

就是这样啦。】


PS.明日有事,暂停一更。


 @annacats  @若安R·A  @徵羽  @昔我往矣  @树荫的暖 


评论(13)
热度(66)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