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Love you tender, love you long."

Every story is a metaphor.

————————

【靖苏】余香 39 上

————————

第三十九章   维鹊有巢  上

 

    静妃摇着头,眼里渐渐有点点泪光闪烁:“不是的,这件事之所以不能做,和太子权势大小无关。而是因为,祁王与赤焰军当年,的确谋逆。”

 

    一句话,一记惊雷。

 

    当年一事已少有人提起,年少者或许根本不知。但按坊间流传的被大多数人接受的看法是,此事更多地是梁帝与祁王斗争的一个结点,以祁王的懦弱天真为失败的收尾。祁王深得民心,百姓绝不愿相信祁王会谋逆,就如他们相信天黑了,星子就一定会出现。

 

   “母,母妃……”太子妃的神情并无明显的变化,只是两手焦灼地交叠在一起,“太子殿下,他知道吗?”静妃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孩子,我想尽办法让他参与夺嫡,他终于同意的条件就是: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翻案。这也是不得已的缓兵之计,母妃也没办法。”

 

   “我得尽早告诉殿下!”柳氏起身提起衣裙,就准备向静妃告辞。静妃轻声叫住她,严厉道:“无凭无据的,你让景琰怎么相信你的话?身为东宫半主,遇到事,总要沉着冷静才是。”太子妃急得快要哭出来:“母妃,那我们怎么办?殿下他做事一向不肯回头,在这件事上更是如此了。如今又没有些真凭实据,我们怎么拦呢!”

 

   “事到如今……”静妃神色犹疑,半晌才从袖中套出一块帕子,对太子妃道,“好孩子,你过来。”柳氏只好半跪在静妃身旁,凑上去看。周围半红的蔷薇开得盛,风一吹,点点落在她们身边。樱桃树上几只小雀来回啄着高枝儿上的果实,还不忘吐出核儿来。

 

   “这里,”静妃将帕子浸透,抬起一边袖口遮住日光,将手帕置于暗处,一座府邸的平面图上,一个角落被萤光的颜料标了出来,“有一座暗室,里面有当年祁王谋反赤焰附逆的证据。因为被藏了起来,事情又做得绝密,故而谢玉无法,只得设计陷害。”

 

   “连我也是两年以前,才得知此事……通过这块手帕,还有别的一些事,不过都不重要了。我想宸妃姐姐,她当年该承受多少惊吓,竟也未与我说及此。”柳氏稍稍冷静下来,问道:“母妃想让殿下看到泉如舍里的东西,以此死心。”

 

   “是,”静妃点头,“泉如中并无对景琰不利的东西,他去看也无妨。只是这件事,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去,景琰自幼在祁王身边长大,他会接受不了。”柳氏接过帕子,起身道:“可是,我们怎么进得暗室呢?”静妃看着她,温和眼中却含着难以察觉的一丝杀意:“孩子,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看来这件事,我们还得慢慢来。”

 

    蒙府。梅长苏将装有钥匙的小囊递给夏冬:“冬姐,就靠你了。”夏冬做悬镜司掌镜使多年,一向头脑冷静,她迅速藏好小囊,对梅长苏道:“小殊,我已经查出来了,把赈灾银的对照图留了线索给沈大人,他应当很快就能发现,陷害蔡大人的银子根本就不是赈灾银,而是宁王自陛下那里得来的赏银,重铸后刻上的‘赈灾’等字样。”

 

   “嗯,王阳的事,谢绪与庭生也帮了大忙,”梅长苏道,“他们趁他大醉之时听到了当年好多事情。不得已,我们只好把两位小朋友也锁在了蒙大哥这里。”说罢,梅长苏抱歉地看了一眼蒙挚,低头揉了揉太阳穴,他感到一阵头痛。


    夏冬接着道:“暗道最重要的,就是门。而据你所说,陈明负责的就是门的部分。王阳以为泉如之中还藏着未知的宝藏,故而硬逼陈明说出门的开关……陈大人抵死不从,最终遇害,并嫁祸于徐威。我在松山书院见了他一面,他答应合作。”

 

   “那条件呢?”蒙挚在一旁着急得不得了,插嘴道。

 

   “事成之后,他将替任陈明大人的职位——庐陵平水,”夏冬道,“宁王今早要我去府上一趟。现在,我该去见见他了。”

 

    宁王府。夏冬只身一人前去时,空寂的街道上飘洒了一些樱花。她回身望去,原是林府中那棵古木,逢春生芽,开遍枝桠。她调控好面部表情,纵身一晃便进到院中。见到宁王与披着面纱的太子妃,她只露出一个惊讶的眼神,便抱拳略施了施礼。

 

   “宁王殿下。”她恰到好处的傲慢没有招来怀疑。

 

   “夏大人,”宁王向夏冬郑重回礼,他今日一袭盛装,似乎是为了五日后的赏花宴而试穿的,“先前蔡荃一案,多亏您帮助了本王,及时赶到蔡府,这才定了他的罪名。”夏冬点点头:“刑部嘛,自然殿下是首要关心的。”

 

    一旁的太子妃安静地打量着夏冬,秋波柔魅,似乎在欣赏并不存在的宝物。宁王轻轻示意太子妃上前,太子妃便向夏冬点点头道:“夏大人,我们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在祁王府中,有一处暗室,希望您能帮忙破解。”




——————————————

 @annacats  @徵羽  @树荫的暖  @若安R·A  @昔我往矣 


评论(14)
热度(64)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