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任世界多宽广,未及在你身旁。

————————
cp属性如下:
初心&本命:靖苏 (不吃RPS)
喜欢的墙头:AMBC‖锤基‖霜铁‖盾冬‖EC‖宝黛‖光亮光‖虎佐

【靖苏AU】山有陵 03

* 有私设的心理障碍梗,勿二用。

* 长篇,缓更不弃。

————————————

第三章    可如初见

 

    他们又约定了下一个星期三,在原地方见面。萧景琰带着庭生,梅长苏带着飞流——就像两位单身爸爸领着孩子参加什么学习研讨会一样,梅长苏在心里默默嘲讽道。

 

    也许好事多磨。梅长苏告诉自己,一定要有耐心。

 

    从前林家的别墅就在本城海边,只要推开自己房间的窗,外面就看见灰蓝色的海,海边的大岩石,悬崖,还有远处一座小山。山真的很小,只消晚饭后散个步,就能绕山脚一圈。山上植被旺盛,有一佳处遍植梅花。萧景琰常跟着大人来他家做客,更准确地说他是到林殊的房间做客。他们看着,指着那座山,说了无数次“以后一起爬上看海,看日出”,可是直到现在,他们都没去过一次。

 

    与之类似,很多事就这样错过了。

 

    但是当数月前,梅长苏回国于一所高中就职的那天,在仰望对面钟楼上的人儿时,他忽然不想再错过了。他的学校,和他的学校,虽然在不同的街区,但相距最近的地方,却只隔了两道围栏,一条小道。把他介绍来的好友蒙挚拍着他肩膀,憨笑道:“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他笑而不语,紧紧握住朋友的大手。

 

    但没想到,在这边的教学楼上,楼梯拐角处,梅长苏于一个清晨,透过窗户看到了对面钟楼上的他。

 

    上午七点半,大钟短促地响了一声。余音悠扬,正如萧景琰吐出的一口烟云。萧景琰双臂向前靠着栏杆,一副思索的神情,有时会从裤袋里掏出一把粮食,伸手去喂飞来的鸽群。梅长苏靠着窗台,抬头看着,享受早自习与第一堂课之间短暂的空闲,不觉打开了心房的钥匙,爱从其中汩汩流出: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萧景琰而言,无论容貌或是灵魂,岁月都是把修容刀。

 

    他忽然想,曾经的拼命忘记,极有可能只是无意义的徒劳。

 

    小城古朴而新潮,保守却独有她的浪漫风流。钟楼是情侣们的圣地,若是节假日,上面绝对是学生们成双入对之所。萧景琰肯定想不到,站在高处眺望的自己,也成了某人眼中的风景。工作日,他常常在那里出现,带着清晨最美好的光线,抬头仰望着什么,手里夹一颗烟。这个形象实在太过时,太老土,连梅长苏自己都羞于承认就这样被轻易打动,当蔺晨察觉到梅长苏病情大有改善时,他惊呼道:“你对爱的付出已控制得收放自如,这比我估计的提前了半年!”

 

    他笑道:“这很简单,我尽力每天只爱十分钟。”这话真的自相矛盾到极点。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都会美好。

 

    蔺晨难得开玩笑,说道:“只有十分钟?你听起来有些像《恋爱的犀牛》中的主角。老实招来,到底多久?”

 

   “单恋很累的,”梅长苏过去不止一次向蔺晨提议,医学理论界应该给失爱症换个名字,叫“单恋症”就很贴合,听起来还更坚强,“半个小时,最多了。”蔺晨皱了皱眉,哼哼道:“别是你前任就好,不然我治你的病可更麻烦了。”梅长苏狡黠一笑:“不是,你放心吧。”

 

    但这些事情,那个人永远也不会知道。纵使相逢应不识,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罢了。从前的他们,他们的初见——

 

   “君可姓柳,名湘莲?”着红西装的小男孩向宴会寂静的一角走来。

 

    角落里的另一个男孩,一身白西装,看起来与他年纪相仿,十岁上下,正背对众人解自己的黑领带。炎炎夏日,即使是真丝的儿童领带,系着也太热。更何况,他还是个“小火人”。

 

    男孩翻了个白眼,回身打量了一下来者,手指玩着领带,起身笑道:“莫非是宝兄弟?瞧这一身‘大红猩猩毡’,想来不错。”两人哥哥长,哥哥短互叫了十数声,最后极默契地同时作呕吐状。他们躲开无聊的大人,一同跑到别墅外面的草地上脱了鞋比武。外面才下过雨,草叶上露水样的珠子,在月色下宛若群星。

 

    他们在草上滚,重获新生般凉爽愉悦,将歌舞升平尽滚在身后。

 

   “看起来,你家需要再请一个人,专门去后厨榨橙子来供应宴会,别的都不必做。”“湘莲”把自己整个摊平在草地上,回头讽刺道。

 

   “宝玉”不解其意,认真回答道:“我们后厨的确有一位啊。”

 

   “湘莲”盯他笑了一阵儿,推他道:“哥们儿,你到底叫什么?我知道你姓萧,你们家集团牌子上写着呢。”

 

   “那我也知道你姓林,但不是林妹妹,你家牌子上也写着呢,”“宝玉”半坐起身,伸过手去,“我叫萧景琰。”“湘莲”握住了那只手,认真记住他的模样:“我是林殊。”

 

   “原来不是林妹妹,竟是林叔叔了!”

 

   “我去你大爷的!”

 

    不知为何,许是约定的日期近了,萧景琰这几日做梦,全是他和小殊初见的情形。剧情没改,人也没变,翻来几句通共就那么些话,做起梦竟也一字不差。可最后,月色总变成晨曦,草地上没有了星星,它们都跟着月亮走了。有诗人写道,露水的世,虽然是露水的世,虽然是如此。

 

    他告诉了庭生周三见面的事。

 

    庭生听说要见到苏哥哥和飞流,饭也每每多吃几口,书更是不肯离手。萧景琰把学菜的事放在一边,开始为他选合适的小学,鼓励他考进全市最好的那所:“你可以成为更优秀的人,超过你父亲。”“比您还优秀吗?”庭生一脸尊敬。“不,”萧景琰在他身旁蹲下,“我是说我的兄长。”

 

    庭生犹豫了半晌,最后点头释然道:“您会有时梦到爸爸吗,如果梦到他,请告诉爸爸‘我在您这里,一切都好’,还有,‘我会成为比他更优秀的人’。”

 

    萧景琰拍拍他的肩:“我会告诉他的,我也会一直保护你,永远。”就像父亲一样。



TBC.

——————————

 @annacats  @徵羽  @树荫的暖  @迟舫  @pdidl 

(有需要艾特的小天使请不要大意地告诉我吧❤

评论(16)
热度(37)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