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盾冬】陌生来电 (短篇,一发完)

剧情接队3后,含微铁椒。复联3是什么,不存在的。   

——————————


漫步在冬日的布鲁克林,Steve会不觉间迷失在时空中,尽管这里已少有旧日痕迹。


*** 


在瓦坎达,Bucky说,这是最好的选择。Steve知道,所以他只是向Bucky轻声确认再三,便不吭声了。冰冻不仅是用以对抗触发词的手段,更重要的,Steve想,Bucky需要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

 

“别担心,外面一切有我。”Steve一脸严肃。

 

Bucky在实验台上坐着,朝窗外瓦坎达的参天碧树望一眼,给了他一拳:“Jerk,我希望在我休息的时候,你老实一点,就待在陛下身后。”

 

Steve故意趔趄着向后退去,避开他真挚的目光,故作嚎痛状。等闹够了,他才上前捏住Bucky的右肩晃了晃:“在瓦坎达首都,我能有什么事。”他挑起一个笑,想说的话都卷藏在那个弧度里。比如Bucky我喜欢你;再比如,你笑起来很美;又例如,我爱你,你要好好的。我希望你直到进入冰冻时,也能无忧无虑地笑,毫无心事,毫无牵挂。

 

所以他挑了个重点:“好好的,Punk。”

 

“当然,世界尽头嘛,伙计。”Bucky扬起下巴对Steve说道,他依然自信,更坦然到让Steve不由自主地因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惭愧。像从前一样,Steve从不必说出口,Bucky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是在这一刻,Steve突然明白,自己在担心他们不会像从前那般亲密,而这个念头的出现连他本人都未意识到。

 

在Bucky进入“冬眠”后,Steve在他的舱前站了很久。手机响了,Steve回过神,在看到那个号码时犹豫了一刻,他捏着手机的手开始发烫,眼睛紧紧盯着Bucky身前玻璃上的冰花。手机还在震动。

 

他始终注视着冰冻舱,鼓起勇气按下接听:“Tony.”

 

“我很抱歉,队长。”几乎是他接电话的那一秒,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Steve的眼眶隐隐发涩,几乎是下一秒,他单手撑在桌前,泣不成声。

 

Tony Stark,平生道歉的次数都能用一只手数过来。Steve不是不领情,他怎么会不知道Tony气的并不是Bucky那个实实在在的被控制的可怜人,他只是情急之下错误地爆发了愤怒与仇恨。但他望着那片冰花,任由自己被委屈与心疼吞没。

 

“对不起,Steve。” Tony又说了一次,等Steve稍微平静一些才继续道:“我知道瓦坎达……他们发明的东西还不错。所以我想,你或许不需要我为他做个新手臂什么的,不过,以后他要是离开瓦坎达,呃,有些事我也许能帮上忙。”Steve很快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那对于Steve来说比任何事都重要:世人对Bucky Barnes的审判。

 

“谢谢,Tony,”Steve用另一只手撑着桌角,克制住情绪的激动,“你的话,等Bucky醒来,我会转告他。”“醒来?Barnes怎么了?”“Shit,”Steve忘记Tony对Bucky进入“冬眠”还不知情,于是简单给Tony说明了在瓦坎达发生的事。犹豫再三,他还是把Bucky说的“无论怎样,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咽了回去。Tony似乎终于松了口气,像通过了某项严格的机器测试:“你就是个烂好人,队长,你们俩都是。艹他妈的烂好人。”Steve笑了,他听到背景音里Pepper关切的询问,他完全能想象到电话那头的Stark,正别过头去试图掩饰自己发红的眼角。

 

“别以为我就不生气了,”Steve回嘴道,“他的机械臂连着神经呢。”他当然知道Tony不傻,他们两个中间,Steve绝对不是那个天才的科技小能手。他只是……更像在自言自语,强迫自己,一遍遍确认发生在他最爱的人身上的伤害。

 

他同样没说出来的是,Tony差一点杀死Bucky。Steve原谅了Tony的怒火,但就这一点而言,不论最终Bucky的决定是什么(当然极可能他还觉得自己有罪),Steve永远也不会原谅他。对于Tony的道歉,Steve没有立场也没有意愿要回答“我原谅你。”

 

“伙计,我懂,”Tony长长地叹了口气,抹一把脸,“真的,我明白那有多疼好吗。现在你亲爱的前朋友后悔了,后悔到只想一巴掌把自己扇回到那天,远远躲开你们这对苦命‘小情侣’,这样什么都不会发生。”

 

Steve有一会儿没说话。

 

一阵焦灼在Tony腹中迅速烧起来,他蹭地跳起来,音调也高了上去:“伙计,你认真的?你们真的是……不是吧!老天,这……我岂不是捅了个大篓子?”

 

“Tony……”

 

“对不起,Tony,”Steve挺起胸膛,决心也像他的中士那样坦然,“这件事我有责任,你是我的朋友,我应该早些告诉你。我是个自私的混蛋,只想自己心里好过。还有,对于……对于Bucky的无心之过,我很遗憾。”

 

Tony平复好心情,立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拜托,Steve,别这么煽情。你就是个烂好人,我已经说过了。现在专心陪你的鹿仔去吧,不过,刚刚我听说,我又不是你前朋友了?”

 

Steve终于笑出声:“我可从来没说你不是我朋友,是你自己瞎想。”

 

“行了,队长叔叔,我知道了。”

 

这一次Steve发誓他真的能看到Tony的白眼。

 

“那你呢,你的伤还好吗?”Steve知道那天自己可没收着力气,十成十地拼命干架。Tony自然也是,即使最后站不起来都不肯停手。Tony顿了半分钟,他的声音明显远了:“亲爱的,给我点个中餐的外卖好吗,要是再有杯热茶送来就更好了。”背景音里,是Pepper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哒哒声。

 

Steve百分之百确定他也看到了Pepper的白眼,虽然是冲着Tony去的。

 

等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了,Tony的声音又近了,“说实话,我感觉不太好,也没跟Pepper说。也许……这套装甲以后不能飞了。但这都没什么,对吧?等伤好了,我还能再制作出一套更轻便更好的,对颈椎负担更小,穿着更舒服,到时候专门牵到你们俩跟前溜溜,别说二打一,十打一都不带怂一下的。”

 

Steve又不出声了。就像他能看到Tony的白眼,Tony也同样知道现在的Steve满脸是怎样的表情。这个烂好人。

 

“听着,我现在除了养伤,别的一切都好。集团也有Pepper和团队帮忙料理,简直神仙日子。就是Thor真登基了,也绝对没这么自在。”

 

“不再喜欢芝士汉堡了?”Steve打趣道。

 

Tony感慨道:“傻事做多了,现在只希望自己至少健康一些,活得长长久久,多和Pepper在一起。以后再做傻事,就设计一个更合理的程序,让傻事有趣又安全。”

 

Steve挠头道:“我觉得,我应该向你学习这个。”

 

“你,”Tony摇摇头,“你就属于坚决不能做傻事的类型,别狡辩。”说完,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道:

 

“对了,在Barnes冬眠的这段时间,你不准离开瓦坎达。”

 

Tony严肃提醒他,他可不想Steve一出瓦坎达的国门就被五花大绑。Steve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做的。但你呢,你确定Ross不会滥用权力或者对你不利?”Tony冷冷地“哼”了一声,嘲讽道:“他敢?对我有点信心,队长,我承认自己签订了协议并且始终不曾后悔。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失去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任人摆布。”

 

Steve突然笑出了声。

 

“怎么,队长,我说的不是?”

 

Steve赶紧道:“不不不,你误会了,Tony。我只是刚刚觉得,嗯……你和Bucky以前说话的语气,真的很像。也许有一天……你会想要和他交个朋友。”

 

正说话间,Pepper将泡好的茶送来,Tony喝了一大口,舒服地倚着沙发靠垫:“嗯哼,我觉得也是。在博物馆看到那家伙的时候我就挺喜欢他。要是哪天他抑郁症不好了,或者PTSD犯了,想找人聊聊,尽管打电话过来。”

*** 

漫步在冬日的布鲁克林,Steve会不觉间迷失在时空中,尽管这里已少有旧日痕迹。

 

Bucky的触发词问题仍然存在,但医生们都一致同意过久的冰冻对他不好。一年之后,他们解冻了他,开始为他测试新手臂,进行一些基础的心理治疗。他越来越习惯与人亲近,甚至在一个午后,Steve亲吻他的时候并没有躲开,而是小心翼翼将自己的手覆在Steve捧着自己双颊的手上。

 

医疗团队领他们进入一个很大的房间,然后打开了全息投影。

 

1940s的布鲁克林。

 

“嘿,Barnes,”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在Bucky背后响起,“好久不见。”Bucky明显地往Steve的方向缩了一下,但他马上抑制住自己的冲动,Steve轻柔地抚着他的肩。毕竟,他在几个月间与这个声音的主人已经通话不下十次。

 

他慢慢转过身,看到走在时尚前沿的Tony Stark 一身正装站在自己身后。

 

“嗨,”Bucky小心地打招呼,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上次和你打电话,正好聊起布鲁克林。”Tony决定主动一些,便上前给了Bucky一个拥抱:“嗨,伙计,终于正式见面啦。”Steve站在Bucky身旁,轻轻地推了他一下,于是Bucky也回抱了Tony,收紧了手臂,小声道:

 

“很高兴认识你,朋友。我一直在等你。”

 

等你的到来,等你的原谅。

 

对不起。



Fin.


评论(7)
热度(46)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