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Love you tender, love you long."

Every story is a metaphor.

————————

【靖苏】余香 01 下

第一章  君知我心  下

——————————————————————————————  

   某一日。

“傻牛,笨牛!我跟你说,不带这么破敌的。”少年不耐烦地一把抽出身旁之人的佩剑,在草地上比划着。

“为什么不行?”

“这样行军固然迅疾,可粮草供应必然得不到保障。敌军如果察觉,先断了你粮道,到时你哭都没地方。而这一带地形,对持久战根本不利。极容易给对方腾挪的机会,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该这么走。”

  早春的风凉中带柔,拂过两人年少的发梢。阳光正好,万里晴空。不远处的河边,两头马正专注饮水。

“那,那怎么办?”

  少年得意起来,挥了挥手中的剑,哈哈大笑。“傻牛,自己琢磨去。这么简单的问题,要让父帅或是皇长兄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

“你——”

——————————————————————————

   又一日。

“你个大水牛,这就要出征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可这次父皇只派我去,我怕告诉你以后你再去和父皇闹。”

“哎哎哎,等会,说会话再走啊。你牵着马这么急,去娶媳妇啊……哎你打我干嘛!哈哈哈,倔牛喷着粗气去娶媳妇喽!”

“你——”

“说正经的,去哪啊?”

 “东海。”

“啊~那得半年多才回来吧。听说东海有很多珍珠,至少给我带个鸡蛋那么大的吧。”

“别闹了,我上哪给你找那么大的?”

“哎,那,至少鸽子蛋那么大的行了吧?”

“好吧,我试试。”

“你别忘了啊!”

“我拿毛笔写里衣上总行了吧。”

“哈哈哈水牛也不害臊!哎,别走啊,再聊会啊。上次皇长兄考你那题会了没啊?

“走开!”

————————————————————————————

   再一日。

“景琰,好端端读书,你眼睛怎么红了?”

“这个……这个故事。”萧景琰哽咽着指给林殊看。

   原来古时有一对新婚夫妇,住在一座边陲小城,十分恩爱。二人亦自小读书识字,相谈颇合。男耕女织,才子佳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中虽不富裕,可日子过的也安乐。方宅十余亩,虚室有余闲。晴日当空,丈夫便去耕田,妻子在家做衣裳。算准了时候,到田里送饭。每逢雪雨天气,丈夫不能耕田。妻子便在家中抚琴,丈夫作词唱和。既罢,互相评点。

  有时烹了茶,二人相对而坐,指书架上某典故出处为何书某页,答对者便欣然饮茶。答错者闷闷翻书,不信会记错。生活平淡之中更显情真意切。邻里和睦,互相扶持。有朋自远方来,二人相邀至山上云乐亭赏玩作诗。一日妻子笑问“君情趣高雅如此,何不效梅妻鹤子之故?”丈夫亦笑“卿何不仿木兰从军耶?”或谈起时事,二人辄皱眉不语,相视而叹。

  当时国家上下奢靡之风盛行,阶级间矛盾日益尖锐,不久国力衰竭,叛军四起,强国入侵,战火纷飞,他们亦不能相守共老。不久丈夫便被征入伍。

    当时的这座小城,岌岌可危。妻子虽不舍心痛,终究不曾摆在明面上,只勉力劝慰丈夫莫要牵挂,家中一切有她。送别这日,长亭外二人相对良久。丈夫忽然笑了,念到

“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

    她笑,这是他们二人初识的场景。他这时提起,一半是补上未曾言说的告白,一半是隐隐的诀别。

  “我终究是放心不下,若贼人攻陷此城,卿当如何?”

     她又笑,“君当知我心。”

   城在,我在。你在,我在。

  两人告了别,各自走了。三年后,战事平息,小城仍在。丈夫归来,故人已逝。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我如期归,君已不在。

  秋月仍满,夜萤仍飞。

  林殊的思路一向敏捷清奇,静了片刻,他竟愣头愣脑地问:  

“景琰,如果有一天啊,我说如果,咱俩在战场上只能活一个,怎么办?”

   问完林殊就后悔了。这种问题,不是成心难为人吗。更何况对方是这头不知变通的水牛。要是自己回答,随口就可以说出什么“同生共死”“舍生取义”一大堆漂亮话。

   而萧景琰还沉浸在刚刚凄婉的故事里,根本没听清林殊问的什么,以为是自己的衣袖挡住了那句,小殊看不到,于是抬起头,瓮声瓮气地认真答道:

“君当知我心。”

————————————————————————

“相逢秋月满,更值夜萤飞。”一句,语出王绩《秋夜喜遇王处士》

  诗经那里大家应该都知道就不做注明了。

   
   看到评论, @钗头凤i 这位亲说水牛铮铮铁骨的汉纸竟然哭了。。再读一遍觉得最后的确不大妥,把开头结尾改了一下。

 

评论(5)
热度(121)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