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读后感】 永生永世

#一个奇怪的读后感,非文评

#小学生文笔 理解有误主观臆断 请见谅



永生永世

——写给 @黑丶景琰 殿下的《人心莫算 情出无悔》 

写给靖王萧景琰,写给梅长苏。

 

    我一直在想,如果爱也会有杂质,会使他疯狂不计后果,会伤痕累累,并且藏有背叛。如果萧景琰为了林殊,因爱而生恨,魔怔,爆发出人性中本来就带有的种种阴暗,如果他不择手段。那么,这是否还称得上爱?如果是,这样的爱,是否还能被包容,被原谅。

    如果,一个人可以恶毒到令人陌生,失掉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东西,放弃了原则,丢弃了信念。他不再有那些可以证明自己身份,说明自己是好人的证据,他的双手沾满鲜血。那么,是否还会有人依旧爱他的灵魂,爱他之所以是他而不是别人的这份存在。

    萧景琰做到了,尽管在那之前他也犹豫也会觉得受伤。但对于梅长苏,他还是不敢拿这个和他赌。

    梅长苏一次次问他,到底喜欢谁更多一点。从前的,还是现在的。

    因为有些事,一旦做了,覆水难收。有的错,一旦犯下,永远也得不到原谅。哪怕动机是好的,哪怕被冠以各种好听的理由,哪怕他高举爱的旗帜一路向前。萧景琰对蔺晨的所作所为,到了后来他回想起来,都觉得愧疚难当,都怀有深深的恐惧。我固执地认为那时候的他还不配言爱。

    那时的他,冲动,任性,自私,恨不得将自己的心剖开给林殊看那上面写的谁。他用折磨蔺晨的方式折磨自己,发泄压抑已久的痛苦。我觉得他不会比蔺晨痛得少一分,尽管我无意为他辩护。看到梅长苏的时候,有的话,他是不是觉得,当下不说,一旦意外来临,就再也没有机会表露。他看着面前的林殊,是否会觉得如梦中那般,好不真实。既然是梦,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他给他送萧,为他亲手做了双鱼灯。

    上元夜,他们一起赏花灯。明明人就在身边,他却提笔写道“你回来吧”。

  

    那或许也是一种爱。在对林殊的爱里,有他们的壮志高歌,有君臣一梦,家国天下,有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身上特有的光芒。

    林殊就是萧景琰坚守了十三年的信仰。

    人有离合悲欢,缘有善恶始末。匆匆分袂之后,缘分相断之日,当不复有爱。

    但信仰不会,它会植根心底,顽强地生长,自己制造爱所需要的养分。

  

    文中,萧景琰说: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似乎还没有懂,就已经深爱了。


    确实如此。在爱上以后,他显得有些无措。似乎一切都变得太快,快到他完全无法控制。十三年,每时每刻世界都在变化,所有人都向前走向前看,只有他,渐渐落在他们后面,停靠在被时间遗忘的浅滩,四下望去,空无一人。他开始给自己织一场梦境,一个只有林殊的世界。他开始与现实的坐标系悄然分离。

    在那个年轻的世界里,他会傻傻地爬到树上去摘纸鸢,会故意倒在地上碰瓷,在生病时,惊喜地接过小殊递来的糖画,生气了便倔强地潜在水里不肯上岸。他和他,一起学着骑马,一同出征杀敌,作诗言志,在危急关头背靠背杀出一条血路。


    高山高,梦不老。

    他才不会老,才不会褪去心中一身红袍。他还要心存希望等着小殊凯旋。

    横眉冷对,谁知心似火。夤夜相思,能有几多愁。

    周遭是无有尽头的黑暗,无数看不清的隐蔽的陷阱在各个方向上静静等着。只要踏错一步,再也不能回头,再也拾不起踏碎了一地的梦。只要停在原地,谁又能奈何得了他。可是,停在原地所受到的阻力,还是给他带来阴翳。既然他不肯放手,那么就必须承受更多。即使他闭上眼,也看得见百官来回躬身奉迎作态;即使用力塞住耳朵,也清楚地听得到背后无数小人得意地媚语偷笑。他无力改变,只身走向荒野狼烟。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长夜里化作一盏灯。不为行人,只愿英灵在天有知,携着流光入梦。

    他不怕黑。比黑暗更无尽头,更令人绝望的,是无穷无尽的思念和回忆。像晴空下疯长的野草,悄无声息霸占了整个荒野上的山冈。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空出来的缝隙。想起一句台词说,青草的味道,白云清风,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仍是一人。

    他怎么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笑对真实存在的他说,如果可以,我想拥抱你,就只是抱着,外面可以是暖阳,也可以是下雨。

    樱花飘落,秒速五厘米。信仰降落下来,融化成可以被消化的爱,速度又是多少呢。他很用力很努力,却莽撞地一头扎进眼前陌生的现实,那是十三年后的世界。而他,内心还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少年。

    雨夜,萧景琰把给他做的灯丢在地上,决绝离去。

    那个地方,看到后很是心疼。

    还好,他选择了回头。

    当旧事重演,他一撩长袍,跪在誉王和太子面前。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了鹤唳华亭,萧定权五年前后两次扑通一声跪在皇帝面前。


    蔺晨说,我原谅你。


    梅长苏对他说,还好我没看错你。


    我慢慢学会原谅,接受,并且开始喜欢这篇文里的萧景琰,因为他也是个凡人,在情绪失控的时候他也会犯下大错,但他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懂得回头。他的本心还是好的。他可以一点点成长,一次次有所进步。慢慢地,让脱离现实的信仰,融化之后落下来变成他承诺给梅长苏,给林殊的可以被消化的爱。在萧景琰拥着林殊的时候,我仿佛可以看到他在以心怀天下的方式,也是林殊可以接受的方式,带给他光芒。

    很长很长的一条人生路,林殊走过了苦难,走出了风雨,一步步成为现在三十多岁的梅长苏。他回头,看到那个远落在自己身后,那个不甘心的少年,还是二十一岁的单纯。对于骄傲张扬的小殊,是不可言现实残酷,他还在梦里。那么对于二十一岁的萧景琰,也应是如此。梅长苏终究是不忍心,于是跨越十三年的风雨来到他身边,拉起萧景琰的手一起前行。

    说好了就只是十天。

    十天之后,你我都要学会独自前行,面对各自的人生。

    但也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十日,并不足以填补十年多的漫长的等待。因为在那之后,还有更多个十年,一个又一个没有林殊的春天。可为什么不知道满足呢?快乐幸福而短暂的十天,萧景琰领着他参观自己织好的梦中世界,把夹在折叠的时光中的回忆抚平把玩。他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吧,又该从何说起呢。


    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温暖的。

    



    爱是本能,人生而得爱,大爱无声。


    这是梅长苏对萧景琰的爱。平静无波,又深入骨髓。从何时开始的呢?大概是从那句经典的“我想选你”,从他见他的第一面,还是在车上远远望见城门上金陵二字,又或是更之前的那些日子。他就是他所有的希望。

    并非所有的苦难都可称之为财富。所以林殊要学会放下。放下个人的恩怨,放下执着和天真,然后让自己的心大到装得下整个天下,那么那些浓愁,就可以稀释于汪洋大海。遍游江湖,修身养性。博览群书,蓄精养锐。大概这就是天降大任的套路。可是,要做到这般,就必须栖身于黑暗。但黑暗是无法消弭的。

    读到过一句话,我并非耽溺于黑暗,我爱的是暗中的那一缕光芒。

    杀破狼之命,天煞孤星。

    萧景琰想用自己的光芒温暖他,覆盖他的四周。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那点弱光,不过是万年长夜中飞舞的一点萤火。他们注定有一方要熄灭,那么林殊不会吝惜自己的一点温热。梅长苏对他说,还好我没看错你。还好……已经无可变更的爱不会成为悔恨,所有的付出都有价值,所有的牺牲都有意义。他是活在黑暗中的人,可以在暗夜为他奔走,呼号,收买人心,满手鲜血。而这一切,永远都不可大声言说,永远不会被轻易提起。

    他会温柔地抚摸翻羽的头,轻声感谢它载着萧景琰走过荒野血滩;他也会厉声斥责列战英,告诉他如何保护他忠于的殿下。他愿意被忘记,甘心用一面白纱盖住他们的回忆。

    为什么不可以再自私一点呢?我想,如果能被喜欢的人永远记得,该有多幸福。纵然梅长苏不在了,那么萧景琰可以让他活在自己的心里,带着美好的回忆,勇敢地活着。这个世界上,就还有人记得他的双手也曾降过烈马,也曾为七万人的清白做过多少事。但是如果他忘记了,那么就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连他是谁都会忘记。


    萧景琰说,只要是你就好。只要是你就够了。


    梅长苏却要,普天之下的王土,都能得到安定。这就是对他的最好。



    还想再说一说阁主。在原剧里,除去梅长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拿得起,放得下。甘于山中的寂寥,看得透尘世一片纷扰。妙手仁心,玲珑心肠。真是怎么夸都觉得不算过分…………

    所以在看文的时候,我选择先抛开对他的偏爱。我不想弄混。

    文中的阁主,不得不说设了一个很大的局。面对各种酷刑蹂躏加身,毫无惧色,毫无怨言。一袭白衣,还有心思与白鸽相伴。他说,“我原谅你。”因为这都是我情出自愿,因为是我向你讨一个天大的人情,是我陷你于不义。可我不后悔。

    他每一步都算到了,算到自己命终的一刻。

    但是,每一次的付出,都带着十二分的真心,然后他就这样走过孤独的十三年。我被他的爱而感动,替他觉得伤心。一切的一切,大概是天道二字说不尽的。所有的小心翼翼,所有的忍辱负重,所有的极力周旋,不是为你,却也为你。不为天下,也为天下。不为众生,也为众生。他已经看透了,可是高傲的心性使他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方向。哪怕最终不过扑火幻灭,哪怕还留有悔恨不甘,哪怕无人记得。唯有琅琊长在。

    有了这份信念,就像在悬崖峭壁边行走,也有一个扶手。

    尽管故事还未完,但是蔺晨的结局大概只能如此。故事里的其他人都有很好的未来,只有你,选择逆天而行,成全所有人的幸福。这样就很好,这样就已经足够。


    谢谢。谢谢我踏进了这个世界,谢谢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可以感受到最深的幸福。谢谢作者笔下靖王对林殊不曾改变的爱,谢谢梅长苏选择与他相伴。谢谢故事里还有其他人各自闪耀的光芒。

    谢谢。


评论(2)
热度(29)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