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余香 18 下

——————————————————————————————

第十八章  下   他年旧事


    萧景琰和梅长苏一齐看着来人,立时笑道:


   “方才我们只顾着争,竟把这位忘了!”


    言豫津行过礼,也起身笑笑:“不怕殿下和林副将你们二位笑话,我呢初来战场,便觉得打仗太难了,再说了,我既怕疼,还怕受伤流血。只剩了这嘴皮子功夫,料想可效铅刀一用。殿下如若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让豫津去罢!”


    见萧景琰还在犹豫,梅长苏快步上前道:


   “豫津,你这么说,可是心里有主意了?大致说给我听听。”


    言豫津于是凑到他身边低声耳语几句,说罢后退几步,朝梅长苏得意一笑。


    梅长苏点点头,刚夸了他几句,又转头见太子稍有嗔色,便知他又多想了,赶紧道:


   “殿下放心,此事与林某无关,全交给豫津去做。至于大渝那边,臣想,可否派景睿去说?”


    萧景琰道:“我信你,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但等他们回来,你要和我详细地讲清楚。”然后令黎纲与之同行,并亲自将符节与文书交给言豫津。梅长苏因当下只是平时那般着装,也未带甲,便拱手微笑道:“多谢殿下。”接着对言豫津吩咐几句,从衣袖中取出一面玉牌,郑重交给他。


    领了旨令,这三人便前后飞马出了营门。


    来到山脚下,在两条大道相交的地方,他们挥手道别。这两条路,其一通向潼关,也就是往大渝军的方向,另一条则通向北燕。萧景睿闷闷地策马行了十几步,忽然勒马回头冲言豫津喊道:“豫津,多加小心!”言豫津高高地扬了扬手中的鞭,大声回道:“知道啦!”头也不回,又很快地奔去了。


    来到北燕帅帐,禀明来意后,言豫津几乎毫不费力地,见到了北燕威名赫赫的神策上将拓跋昊。此人生的是豹头环眼,浓眉虎须,不怒而自威。浑身因练剑而运就的气,使人就算穿上和他身上一样的金甲也无法避其锋芒。他只是单单坐在那,不言语不动作,也十分令人生畏。


    见过礼后,符节与文书奉上,北燕的这位上将低头仔细看了又看,开口便道:


   “敢问使君尊姓?”


    明知故问。并且这一声既粗且重,吓得帐中近侍听闻都轻轻一抖。


    黎纲暗道不好,偏过头悄悄看言豫津一眼。没想到言豫津大方道:


   “在下姓言,名豫津。”


    拓跋昊漫不经心地“哦”一声,抚须回忆半响,悠悠道:“儿时听长辈们提过,三十七年前,家父有幸,与令尊在王帐有过一面之缘……不知今日,贵使前来,又有何指教?是要以利说之,还是以义说之?”他这番话听着颇为讽刺,言豫津心里暗笑,起身恭敬作揖,双手奉上那面玉牌,沉着道:


   “于此交战之际,在下舍命前来,所以烦执事者,不过是为了我们两国共同的利益罢了。就算以利说之,也是说与我们二国。”


    拓跋昊见了玉牌,微微一愣,忙上前行礼接过,疑惑道:


   “此话怎讲?”


    言豫津叹道:“大渝不可信。”


   “三十七年前,贵国,大渝,东海三国联盟。贵国兵士在战场浴血之时,大渝军却窃取贵国的战果,轻易得安定,北地二郡。未有丝毫归还之意。十二年前,梅岭一役,大渝一意孤行,不听友邻谏言,致使皇属军损伤殆尽,还要把罪责都归咎于贵国隔岸观火。五年前,又强占了贵国朔方一地。故而大渝不可信。在下实在不懂,为何如今贵国仍甘心作援,为人作嫁呢?”


    拓跋昊冷冷道:“原来贵使前来,不过是为了这个。”


    言豫津直视他的眼睛,淡然道:“请指教。”


    拓跋昊道:“七殿下与大渝太子有约,一旦此番我北燕全力助战,大渝便归还我安定,北地,与朔方三地。贵使觉得,这笔买卖可划算?”


    言豫津冷笑不止。


   “这种类似的教训,犯一次也就够了。您当真以为大渝会还给贵国三地吗?绝不会的。”


    想了想,接着道:“在下窃为七殿下不值。在下妄自揣度,上将军此番率兵前来,为的就是得到这三地,想必也不曾作久留的打算。既如此,为何不让我们省了这些麻烦,避开短兵交接的下策,直奔主旨呢。敝国可以使大渝奉还此三地,如果做到这样,可否请我们各自归去,互不相犯,化干戈为玉帛?”


    拓跋昊大惊:“你说什么?”


   “在下说,敝国可以使大渝奉还此三地。”


   “这便到了说义之处了。贵国国主,也就是当年的六殿下,三年前亲上琅琊阁,请江左梅郎入北燕。这面玉牌,便是贵国当今的陛下亲赐与他的。梅宗主一直感念陛下的知遇之恩,此时正当回报。为两国生灵免遭涂炭,为昔日主仆之义,才有了今日在下之行。”


   “照你所说,这位梅宗主现在贵国前线?”


    豫津摇摇头,难过道:“宗主初夏便已病逝。因他对当今我朝太子忠心耿耿,一心扶持,故而太子有心完成他的遗愿。这份情义,还望上将军审知。”


    于是拓跋昊即刻传信,急往都城,将此事禀告七皇子。三日后他们得到七皇子手书。拓跋昊看过后,沉吟片刻,遂与言豫津约定:若大渝归还北燕安定,北地,朔方三地,则北燕撤兵。而在言豫津北燕一行的同时,萧景睿飞马来到了大渝皇城。


    南楚和大渝虽相隔一个大梁,但一向交好。


    萧景睿见到大渝太子后,二话不说,先将一封信呈给了他。


    那是南楚晟王宇文霖的亲笔手书。在这之后,所有的事都顺理成章。


    这位太子发现,原来萧景睿是南楚派到大梁去的,原来他是自己人。


    萧景睿说,既然请了北燕来助战,就应当展示大渝的诚意。要知道,十二年前,梅岭一役,北燕本该来援却迟迟不出现。要知道,大渝的实力比北燕强,所以一旦将多年前争得的三地预先给北燕,那么北燕便能放心,也没有理由中途撤军。用区区三个郡换来一个可靠的盟友,这并不亏。更何况,一旦两国南下攻城,在大梁的获益难道会比那三地少吗。不会的。


    大渝太子觉得有理,便决定采纳他的进言,并派人厚待萧景睿,送他回去。


    这一天,已是腊月初五,离新的一年,也就是三月之期,还有二十五天。梅长苏立在帐外,摸摸飞流的头,交给他一包沉甸甸的东西。那孩子一脸兴奋地跑开了。梅长苏搓搓手,眺望着三人驾马归来兴高采烈的样子,口中残存的苦涩都去了好些。他像个最单纯的孩子,在无人看到时,不自觉一个人微笑。终于到这一步了,一旦开始,再也不能挽回。景琰,你不知道,弃子的过程有多么长。并且到最后,被抛弃的那颗棋子,心里有多么高兴。


    我真的很高兴。


————————————————————————————


当然,事情并不会这么就解决啦~

然而我又卡文了【瘫】

下一章让俩娃呆一块聊聊天好了……



评论(14)
热度(74)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