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给小殊的生日礼物

#突发感想,随笔一篇


写给小殊:

    最近慢慢暖起来了,今天我路过一棵树,抬头一望尽是白花在开。花很大,很美,只是快凋谢了的样子。我觉得你穿素衣时应不输此景。你的衣服有很多,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常穿的素衣。不是因为它素净养眼,比华服更显修养内涵,透露智者的风范,而是因为,我觉得你穿着它会很舒服。不管做什么都很方便,都觉得心情愉悦。即使随意一搭,也看着自在得多。

 

    上午进地铁的时候,我好奇为何车上空无一人,才想起是始发站的原因。空落落的,不用挤得上不去下不来,想想就松一口气。只是未免太空了些,少了些观察各种乘客的趣味。可爱的苏先生,你当年是否也乘过这样一列车子呢?不是急匆匆满载使命与仇恨杀向金陵,而只是单纯地要出去玩。觉得坐车无趣,便随意坐在湖边柳树下静静地看鱼儿空游。我想象你坐在车中眉目温和的样子,不知为何就想让景琰从这样的你身旁路过一次。哪怕注意不到你的存在,哪怕他眼中仍有着种种偏见,固执和倔强。我只想让他路过一次。我想你能仔细地看看他,带着怀念的感觉,直面内心所想所愿,所思所感。你会看到他长得更高了,常年在外当然也变得黑了点,浑身上下都充满力量。眉宇间隐隐含着帝王特有的气象。

 

    苏先生,下车来叫住他聊一聊可否?

 

    不谈别的,只说大漠孤烟,男儿本色,以及战场上一些难忘的片段。我的意思是,你只引着他说就好……萧景琰或许会莞尔一笑,对你道:最难忘的早不会记得,因为往往杀红眼的时候人都不太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先生也笑,再随意聊些别的,说说芸芸众生的平凡日子,讲一讲鲈鱼羹的美味。

 

    然后你们匆匆道别,各自走各自的路。

 

    先生,这样的相遇也很美啊。我总想你将太多精力拿来给了些苦差事,甚是可惜。有的时候会巴不得你和飞流多玩一会,或者自己一个人静静地看书也很好。待到寒冬腊月时,折一枝梅来细细赏玩,告诉飞流说,靖王府的梅花,你随便折。多少留一点就行。然后你轻轻地嗅着柑橘上的火药味,感受尘封的岁月里,另一对恋人未完的故事。原来他还记得她啊。

 

    你揉揉飞流的脑袋,对他说,我明白啦。

 

    少年猴一样赖在你身上,也不多问什么,只是央求你不要走掉。

 

    苏先生,近来我听得一句话,说是比悲伤更令人难过的,就是空欢喜。我有些不懂,只好暂且放过。但是某一天我将这话给景琰说时,他好像不高兴了。我觉得他骨子里也是一个温柔的人,但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轻易落泪。大家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好像不太在意这个,结果平白多出了个小哭包的外号。大家学给他听,他只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但这个经常不好意思的人,也有很吓人的时候。比方说那一回,又比方说另一回……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苏先生,他可真可爱,你不想来陪陪他吗?闲暇时,请他来对弈一局,杀个他人仰马翻,屠龙掠地。让他见识一下你的真功夫,吓唬吓唬他。

 

    苏先生,昨天就是你的生辰。原谅我今日才回过神来想着为你写些什么,祝你生辰快乐,祝你一切都好。人类永远是善变的动物,但在不断的变化中,有些东西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相反的,它们会慢慢沉积,成为永远的记忆。不久前我曾梦见你,不久前我也曾为你而感到高兴,感到难得的欣慰。我想景琰也是一样的,因为我偷偷看见他很用心地写你的名字,不是梅长苏,不是林殊或是苏哲。而是一滴泪,就在纸上那个空缺的地方。

 

    他轻轻说了两个字,他的声音非常低沉动听。可惜他的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只记得他的表情,好像是乘上了一列空荡荡的地铁一样,看来看去,好像也无人永远留在车上。

 

    等到第二天,在大殿上他执笔沉吟不语,而后在纸上一气呵成。

 

    先生,我替你觉得高兴。他会是个好君王,一定会的。我有时冲着车窗外发愣,有时一头撞在拐弯的墙角,有时闭上眼睛默默流泪。这些时候就总会看到景琰,还是年少时的模样,一回金陵就首先捧着一个小盒子冲向你家。那种高兴的样子,真是令路旁的人也觉得开心。然后他在你家门口停了下来,把头低下去,然后那个小盒子就被他放在了一个牌位前。他也就长大了。

 

    他可真奇怪啊。

 

    回过神,我还是站在那棵花树下面,等我的同学过来。她来得真慢啊。春天的风一阵阵温柔的过来,蹭掉了几朵白花,在无边的宁静之中,我想起来了。先生。

 

    景琰说的是,长林。

 

    风起长林,聊赠一枝春。


    先生,等你何时有空,我真想去琅琊阁喝你亲手泡的茶。如果你累了,不想泡,就交给飞流去做。我觉得他泡茶的样子一定也很可爱。清明前新采的龙井,最好喝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还有一件事,我好像不应该太早说出来,不然就没意思。不过,我这性子又怎么忍得住呢……


    还有一个人希望喝到你泡的龙井。

    要味道最淡的那种,就像白水一样,只不过多含了一缕香。




    先生,生辰快乐。

    2017.03.04



 


评论(19)
热度(30)
  1. 誰道滄江總無事和守月 转载了此文字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