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盾冬盾】冬兵康复日记(14)

更多警告Notes请见前文。

Summary :瓦坎达治疗后,冬兵被美国队长接回家。然而由于巴基过去长期遭受九头蛇虐待,他们的幸福生活开始地并不容易。在心理治疗师的建议下,巴基开始用日记写下他们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    

(本章past-rape提及)


    哗啦一声,窗外雨声忽然大了起来,公寓就在瀑布脚下似的。玻璃上聚集着一道道水流,组成的图案时时流动变幻,如同某种魔法构成的屏障。

    紧绷了一天的身心,终于垮了下来。

    越真切的话,在说出口的当下,听起来总不太真切。Steve握着我的被自己割伤的手,沿着那些细小的已愈合的伤口,用拇指轻轻描过,试图让皮肤下的伤痛也愈合。比起早上,这时疼痛的信号才真切地形成,无视了我曾引以为傲的阈值。我不讨厌Steve的碰触,只要还在安全范围。最重要的是,他的碰触温暖干净,满怀真诚与关切。可用被其他人的手碰过的,被侵犯过的身体去贴近他,又是另一回事了,那令人从生理上便感到恶心,感到愧疚。

    我默默地把手抽回来,搭在沙发沿上。

   “还疼吗?”Steve一面问着,恍恍惚惚地抬起头。

    我摇摇头,因离开他掌心的温暖感到瞬时的失落:“不疼,那点伤早好了。”忽然,我想到什么,一个猜测堵住了胸口。我直起身,猛地向前把Steve堵在沙发一角,生硬地低吼:“把手举起来。”Steve盯着我,吓了一跳,像在评估什么,但半分钟后仍对我点了点头,把手举平,摊放在沙发背上。他不安地望着我,但掩饰地很好,看上去仍十分镇定。

——————

    其余部分走:

   sy

   AO3
    

————————
TBC.

评论(13)
热度(44)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