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红楼][宝黛]林妹妹,喝药啦(点梗)

好喜欢~~再看之后忍不住抱回来收藏一下~~

期待您今后更多的宝黛文呀~~

怕水小鸭:

题目好逗比,原谅我,起名废T^T、、

本篇为亲爱的 @和守月 的点梗。

点梗内容:想看宝玉哄黛玉喝药,喂汤圆的温馨小日常!!!

看见这个点梗忍不住想写,就不害臊的写了。抛砖引玉,希望能有不管是不是大大的同好看到点梗有兴致来一发~~~~~

 

---------

“林妹妹!”

“好勤快个渔翁。”紫鹃替宝玉将斗笠蓑衣褪下,在房檐下抖干净了雪末子,挂到门边的架子上。“怎么这么急着又回来了,也别处顽会子。”

“药可还未好?”

“还得有一刻呢”

“妹妹可醒了吗?”

“醒了一会儿了,正歪着呢。”

“正好,我去逗她一逗,大白天别睡懵怔了更易着寒。我去小厨房拿汤圆来着。”说着将捧在怀里的一个食盒放到一旁的桌上,搓了搓手,坐到炭盆子边铺着白狐皮垫子的绣墩上,将身上寒气烤干净了,将食盒盖子揭开,伸手往那白瓷五彩仕女纹大盖盅上一试,道,“还热着呢。”接过紫鹃用滚水涮了的两只天青釉莲花瓣厚瓷小盖碗,舀了一碗给紫鹃,“好姐姐,你且吃着,也暖暖身子,我去哄妹妹好歹吃一两个。”

“正是呢,你去吧,晌午也没吃几口,我正发愁总不能空肚子灌下一罐子药去。”

宝玉又盛了一碗端着,掀开大红毡帘进到里屋,轻唤了一声“林妹妹。”

黛玉小声哼了一声。宝玉将碗搁在床边的矮几上,伸手把那张小脸从被角下扒拉出来,扯过床架上一件银线镶边的轻裘大氅,笑道,“好歹坐一坐,这么歪着困劲儿又该上来了。”

黛玉小小的叹了口气,慢吞吞的坐起身来,伸手要接过大氅。

宝玉只将一个镂雕细枝梅花小手炉塞到她手里,将大圆靠枕移过来安到她背后,又将大氅给她披严实了。端起那盖碗,笑道,“我知道节气里的这些粽子月饼汤圆之类怪黏腻的你不喜欢,只是好歹应个景,也沾点喜气。这吃食虽好,的确是不好克化,咱们索性这会子吃了,省下晚上吃了积了食。来,先缓缓的喝几口汤润润肠胃。”说着将盖子揭开。

黛玉道,我自己来,说着就要将手炉放下接过碗来。

“好妹妹,你且受用着,我伺候伺候你。”

黛玉听见这么说,也就由着他喂了几口汤,到底还是自己自己接了过来[1],又舀了几勺喝了,舀起个荞麦面的舀了一小口,“咦”了一声,瞅着那剩下那半个里的馅。

“这是小厨房柳大娘今年不知新从哪里学来的法子,用果子做的馅,我尝着倒比往常的清爽,想着没准能合你的胃口。”

黛玉把另半个也送到嘴里,待咽尽了才说,“是比别的清爽些。”

宝玉喜道,“好妹妹,你既觉着好,且多吃几个。”

黛玉又再吃了三个,将勺子一搁,侧身放回矮桌上,“不吃了,怪胀的。”

宝玉心知以林妹妹食量吃这些已不算少了,也就不再劝。见她又待出溜回去,笑说,“别又歪回去了,咱们说说话。”

“我躺着,你坐着,一样说话……你且挪远些,那边的椅子上靠着去,坐我床边儿,看我蹬着你。”

“你一钻被子里就裹得跟蛹子似的,我才不信你能蹬到我。不对,好妹妹,你快别躺回去了,你看你成日价赖在床上,像只冬眠的小耗子。”

黛玉本来两手拉着被子的边儿盖着半张脸,这时一甩胳膊把被子拉下来,睁圆了一双含露目,“你才小耗子!”[2]

“我是小耗子,妹妹就变只小猫来捉我?”

黛玉笑骂一声,又把被子拉回去。

宝玉瞧见那盖碗放的近了,怕这么搁着弄洒了湿了被子衣裳,端了起来搁到靠书架的旮旯里摆花盆的高架子上。余光瞥见书架上两本书的缝里夹了甚么,把两本书撑开了一点,凑近一瞧,是叠了起来的几张浣花笺。便故意做声道,“咦,这是甚么?”

黛玉将被角往下拽了拽露出一只眼,“你又做甚么妖?”瞧见宝玉站在那一列书架子跟前,迷瞪的眨了几下眼,醒过神来,清叱一声“不许碰”,急急的要下床。却见宝玉已经抽了出来在手里,作势要展开,黛玉蹬上鞋就忙忙的要去捉他。

“好妹妹,我且先不逃,你先把大氅披好了,莫要冻着。”

黛玉就把大氅带子系好,提着裙襦下摆就要去扑宝玉。

宝玉忙闪开,黛玉又扑,宝玉又闪开……[3]

宝玉其实早一边躲着一边背对着黛玉扫了几眼看完了。四张笺上写了两首诗两首词,诗是紫鹃笔迹,词是黛玉笔迹。写的是:

 

女儿雪两首

其一

取自梅林香自存,泥炉烹就指间温。

唇齿自然品不足,更喜婉转扑帘门。

其二

玉屑纷纷入户深,可怜深院满细银。

后羿毕竟怜嫦娥,东海珍珠研作粉。

 

一剪梅·白梅

花破寒烟烟拢花,风剪疏条,摇乱冰沙。谁教花雪一处发。清光映日,香冷石崖。

情也清白魂也洁,心若孤城,自守芬华。何须俗世浮名夸。冬去春来,未落人家。

江城子·红梅

不堪飒飒一寒深,风过林,雪掩尘。原来天公,也作护花人,特遣天光殷勤照,寂寂开、数清魂。

轻裘裹了多病身,也贪看,红几痕。呵手花间,一时香满襟。轻叩疏枝共花语,此间乐,不思春。

[4]

 

只是宝玉想着逗黛玉多走动一会儿。又怕她绊着,也想着刚吃了东西不可玩闹太过,也不敢走快了,只在屋子中间的小块空地上左蹦一下右蹦一下,直听到黛玉娇喘微微,瞧着鼻尖儿上沾了细细的几个汗珠,才站住让黛玉一伸手夺了过去。

“好妹妹,你收起来也不顶用,我已经看过了。”

黛玉瞪他一眼,收了起来。将乱了的发丝拢好,坐到床上,握着手绢按在心口,微张着口喘息。

宝玉见她缓了过来,才又说道,“宝姐姐说的不差,你教紫鹃学诗果然是好事,如今你的诗词越发少见那股凄清意味了,可是紫鹃姐姐功劳不小。”

黛玉叹道,“正是呢。我如今回想前头写的那些,可正是紫鹃说的,竟是‘不悲不成诗’。见着紫鹃写的那些,怎能不汗颜。”

宝玉笑道,“可是教学相长,徒弟可要盖过师父了。”

黛玉笑道,“紫鹃本来就才分不浅。”

紫鹃恰端着药碗掀帘子进来,“宝二爷可跟姑娘说说,瞧着我把姑娘心情儿带上来份上,就万万别怪我把姑娘才情儿带下去了。”说着放下托盘。

黛玉笑道,“作甚么不怪你,倒好大脸。”

紫鹃笑道,“我才刚照过镜子,我脸比姑娘大些,到底也不算大。”说着捂着脸又掀帘子出去了。

“好你个利嘴的蹄子,回来替我把药喝了,也好涮一涮你那嘴!”

没听见应声,只听见轻轻的关门声,像是去那屋找晴雯顽去了。

宝玉笑道,“好紫鹃。”

黛玉也笑,又叹道,“早先云妹妹曾说,若得宝姐姐那么个亲姐姐,便是没了父母也没妨碍了。我却只把紫鹃当我亲姐姐了。”

宝玉道,“那便听亲姐姐的话,把药喝了。”

黛玉皱眉道,“先放着,待会儿再喝。”

宝玉柔声细气儿的道,“好妹妹,你且看我奔劳的面上。这些药材都是我找朋友帮忙拿的。都是各家的铺子收的最上等、囫囵没掺水分,专留着孝敬自家东家的[5]。是我和紫鹃亲自煎的,亲自一眼不错的瞅着煎好的。”

黛玉还是皱着眉,半晌微微撇撇嘴,“怪苦的。”

宝玉道,“我问过大夫,说是不妨碍药效,我就多加了一大把甘草,定是没那么苦了。如今你身子好些了,这只是些调理的药,比原先好多了,且再喝一阵子,待调养实落了,便再不用喝了。”

见黛玉仍皱着眉,由不得更放缓了声调,“好妹妹,再不喝该放凉了,若再温过,要损了药效,凉着又越发苦了,且药力也不易发散。不然我陪妹妹喝,如何,妹妹一口,我一口。”

黛玉鼻子都皱起来,“混说,药也是混喝的?”

宝玉见她有些松动了,却还是可怜见的模样,将紫鹃跟药碗一起用食盘托进来的一个酸枣木梅花瓣点心盒子端起来,把盒子打开,露出好浓一片香气,捧到黛玉跟前道,“妹妹瞧这点心。”

“这气味倒新奇,又是甚么新点心。”

“这些点心是加了西洋使者带来的,叫甚么可可粉的,听说稀罕的紧,北静王府得赐下了几罐,送了一些给咱们府上。老太太谁也没给,单给了我,我孝敬了太太,就到姑娘这儿了。”

黛玉听说,蹙起眉头,“这是何必,你知我并不如何在意这些吃的顽的。既是这样稀罕物事,这么风风火火折腾了弄到我这,让人眼睛看着耳朵听着,又嚼出多少舌头来。”

宝玉忙道,“不妨事,我如何能不替妹妹虑着这层,连我怡红院我也没有拿回去,也没过小厨房,只交了给紫鹃,这些都是紫鹃亲手做的。”又笑道,“再者,老祖宗都不怪罪,老祖宗跟我说了,‘我知道给了你就是也给了林丫头了,且悄声的,省得又教他们说我偏心’。”

黛玉也咯咯的笑起来,道,“我倒也不怎么在意他们说甚么了,人长了张嘴就要多说,我又几颗心理会的过来?只是到底不想平白惹事端,怪腻烦的。”

宝玉道,“正是呢,咱们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且快吃了药是正经。”

黛玉苦着脸接过碗。

——END——

 

注1:好想让宝玉全程喂,(☆▽☆)、、然后想了想接下来动作,黛玉咬了一小口,然后盯着瞅啊瞅,脑补贾宝玉举着个勺子不动……噗,好狗腿啊、、、然而宝玉好像一直就是辣么狗腿?

注2:我是用了多大的定力才没有顺手写上“你们全家都小耗子!”好吧我还是写出来了。

注3:想起看过的一很喜欢的少儿小说好像叫《阿呆系列》来着,里面阿呆的妹妹阿瓜造句“我看到一只好看的蝴蝶,我扑,蝴蝶飞,我又扑,蝴蝶又飞,我又扑,蝴蝶又飞,我又扑,蝴蝶飞走了”。

注4:算是点强迫症了,觉得些红楼同人最好折腾上点诗词文章似的,水平忽略就行,关键是想表现黛玉心态受到了紫鹃健康向上画风的好的影响。

注5:差点来上一句“药效有保障”,感觉在让宝玉打广告。


评论
热度(146)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