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 现代AU】同城 1

努力喂自己小甜饼ing……

估计是上中下的短篇篇幅~~ 

苦逼富二代琰与图书馆员苏的网恋(划掉)故事2333

——————————————————


    周末不上班,萧景琰回到大学散步,在图书馆里正走着,侧面的窗户进了风,呼啦啦掀着窗帘。他一低头,面前地上滑过来一张书签。这是谁的呢?萧景琰赶紧停住低头去捡,刚拈起来背后就有人没刹住车“砰”地撞了上来,一大摞书瞬间从身后那人手中向前滑去,跟着俩人一块摔了,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扑街”。


   “你没事儿吧?”


    萧景琰懵懵怔怔地,还有点没缓过劲儿来,他举起手中的书签看了看,不知不觉就读了出来:“此生一诺……”


   “这是我掉的,不好意思了啊。”对面站起来的青年赶紧夺了回来,满头大汗地开始扑在地上收书。萧景琰没看清后面的字,但他看清了书签右下角用绿色墨水书写的名字:梅长苏。真是够苏够温柔的名字啊。但是从这个人利落地把散在一地的书几秒钟之内就理好的架势来看,对方显然不是个病恹恹的,苏苏的娘娘腔。不,除了他的声音。他们靠得很近,萧景琰甚至可以嗅到他发丝间有类似青柠的果香。


   “谢谢你,捡了我的书签。要是被人踩到就不好了。”


    这个叫梅长苏的人回眸对他一笑,萧景琰爬起来,也赶紧客气地说:“没事没事。”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图书管理员的日常竟然是搬书。在陈旧的印象里,他一直觉得这是份清闲得不得了的工作,比自己在公司基层摸爬滚打真是好过多了。萧景琰摇摇头,熟练地运用图书索引号找到自己喜欢的小说,通常都是科幻类或是别的有趣的小说。但是这会儿,他回头,刚好又看到搬完书的梅长苏在馆外狂追一名逃逾期罚款的学生,突然忍不住笑了。


    那样瘦弱面白之人,冲刺起来竟然这么吓人。


    他回头,在书海中抽出了一本《编舟记》


    来到借阅处时,气喘吁吁的梅长苏刚好回来,显然余怒未消。但是当他看到萧景琰,尤其是他手里的书时,马上神态便松缓下来,变成了温顺的小奶猫。


   “这本书很好。”他敲打着键盘,红着脸小声咕哝了句,萧景琰没听清。


   “抱歉,你说什么?”


   “……没什么,请拿到那边消磁吧。”梅长苏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景琰取回校园卡,彬彬有礼地略微弯了弯身子:“谢谢。”


    回到小公寓里,萧景琰把书扔在茶几上,自己就瘫在沙发里。飞快打开电脑,上QQ给妹妹留言道:“这学期我可给你借够十五本了啊,够你去抽奖还是什么的啦。”


    图标马上亮了,萧景宁秒回了一句:“谢谢哥!下周请你喝奶茶啊!”


    小丫头片子。萧景琰心想道,整日不好好念书,也不知道在干啥。


    话虽如此,其实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吧,他默默反省了一会儿,突然收到一个新好友的添加请求。


    苏哲。


    这是对方的昵称,验证信息里写道:好心的朋友,你的手机落在图书馆了。 


    萧景琰心情复杂地加了对方,想了一会儿发了条信息:


    你怎么知道我的QQ号?


    对方显然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回复:我不是有意的,但是不小心……试着划开了你的锁屏,然后在便签里看到的【哭笑不得】


    这就对了,因为萧景琰的手机上从来不用社交APP,都是靠电脑,因为QQ号经常不记得,所以都和别的什么一起写在便签里。这让他显得像个古代人一样,经常被同事们笑话,要是部门有什么临时的紧急通知,都是他的好哥们列战英不厌其烦给他发短信。


    他就是这么不爱用手机,顺带也拒绝着新世纪绝大多数的高科技应用。走到商场饭店,依然我行我素掏钱夹,而不是和别人一样,习惯性地去找二维码。


    靖王?


    嗯,怎么了?


    对方又给他发消息了,这次是叫的是他的昵称,但很快撤回了。他还没来得及回复这句话,窗口又开始闪动。


    靖王殿下,您生气了?


    他被逗乐了,心想,这人真有意思。于是也同样迅速地回道:


    谢谢你,苏先生。我没有生气啊【微笑】不过你什么时间方便呢?我好去图书馆去取【微笑】【微笑】


    因为有些远离正常的网络社交,所以萧景琰没有意识到自己运用的文字与表情之间的矛盾。毕竟,从小到大,在家教严苛的环境下,待人礼貌宽厚就是一条铁则。他对自己要求也很严,这会儿字斟酌句,确定没有任何问题。


    过了一会儿,苏先生回复道:


    好吧,看来你真生气了。唉,总之下周七天我都上班,你随时来就好。

    我下班了,回聊。


    萧景琰一头雾水,再次确定自己应该没说错话后,最后无奈地回道:


    好的,苏先生【再见】【再见】

  

    消息发出去了。他心满满足地合上电脑,开始为自己似乎交到新朋友感到高兴。朋友,这就算是朋友了吗?没错,就是啊,刚刚苏先生不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么。萧景琰躺在沙发里,不自觉傻笑起来,虽然身为富二代还要每日奋斗为生活奔波,无房无车,上个月房租水电费还欠着,冰箱差不多空了好几层……但是,因为有了这次奇妙的相遇,他的生活,仿佛被一根火柴棒,“嚓”一声点亮了。


——————————————

阅读辛苦辣!

新风格尝试写作,不知道有没有姑娘喜欢呢~

也许又是个中长篇也说不定【沉思】


评论(19)
热度(81)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