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守月

文章收纳盒。杂食,偶尔刷屏。

【靖苏 现代AU】同城 2

继续给自己塞甜饼……

接上文:

——————————————————

    寂静又美好。


    夜深了,萧景琰在睡梦中生生饿醒。他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摸黑去厨房煮一碗挂面,要出锅时敲上一个鸡蛋,淋一滴香油。和别人吃饭时玩手机看电视不同,他端端正正坐在小餐桌前,捧着碗吃得一本正经,好像这就是人生第一大事了。


    他想起从前许许多多个深夜里,豪华别墅的落地窗前,自己捧着笔记本,和大洋彼岸留学的林家少爷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那时空气污染还不严重,他仰头,触目所及皆是缓缓移动的漫天星辰。林殊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是林氏集团的未来接班人,学习聪明又用功,高中毕业后就赴美读商学院去了。在机场给他送行时,萧景琰没出息地红了眼眶,随即又给自己招来一顿臭骂。打那以后,父亲对他似乎变得更没什么好感。


    不过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无论是发展蒸蒸日上的梁氏集团也好,温馨的家也好,星夜下的落地窗也好,被身为董事长的父亲赶出家门也好,所有的这些,对于他来说,遥远得就像一场十年前上映的电影。


    狭小的公寓,泡了一个水池的盘碗,长毛的拖把,整个小电脑桌上的凭证单子。


    这才是当下的生活。


    萧景琰迅速结束战斗,擦擦嘴继续爬上床睡了,明天周一的公司早会,他不能迟到。没想到刚翻一个身,就被自己扔床上的电脑硌着了。“不是吧。”萧景琰眼皮都抬不起来了,闭着眼它从身下抽出来,没好气地丢到床脚。


    但是这会儿,苏先生QQ上给他留了言。


    萧景琰睡得正香。


    第二天中午休息时,萧景琰登上QQ,不错,一如既往得风平浪静,没有人给他发过什么消息。他点点头,表示很满意,并且百年不遇地去看了空间动态。


    他有点好奇,这位苏先生平时都在做些什么呢。萧景琰在首页看了半天,几乎都是别人撸猫的,炫富的,秀恩爱的,发小广告的……他感到新鲜之余不禁感慨:“原来大家平时都在晒这些东西啊……”但是他翻了好久,也没有看到苏先生的说说,他不敢贸然闯进别人的空间,正觉得有些遗憾时,他看到了一句:


    晚安哦小王子,要记得早睡啊~


    是占了一小块页面的好友秘密,但是在萧景琰看来,这简直——天啊,从来没有人在网上和他道过晚安!甚至在现实里,也只有母亲会这样了。他几乎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这是苏先生对他说的。秘密下面有几条评论,差不多也是道晚安什么的。


    萧景琰低头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看着里面静静躺着昨日借来的《编舟记》——他有个习惯,总是把借来的书随身携带。他随手翻了几页,不禁觉得自己和书中这位木讷的主人公有些相像,因而微微笑了起来。


   “辞典,是横渡词汇海洋的船。”书中这么写道,“人们乘坐辞典这艘船,搜集漂浮在漆黑海面上的点点星光。只为了能用最恰当的措辞,准确地把自己的所思所想传达给他人。如果没有辞典,我们只能伫立在这片浩瀚的大海前,驻足不前。”


   “我们要编纂最适于渡海的船。”


   萧景琰陷入了沉思,环顾四周,难道我们在生活中真的缺少辞典吗?要是拥有了一部好辞典,是否能在浩如烟海的条目里,准确编制出思想的小船呢?如果能办到的话,他真想编出这样的小舟,不管多么费力,也要把自己从过去的深渊中渡出来才好啊!


   人生啊……他仰在转椅的靠背上,再一次想起看过无数遍的《霸王别姬》,段小楼携菊仙出门时,蝶衣哭道:“师哥,你别走……”段小楼回身冷笑一声:“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儿时与小殊初看,小殊满目激赏地看着银幕上隐忍落泪的蝶衣,轻轻笑着点头。而自己却攥紧拳头对着小楼,“哇”一声哭了出来。


    他们的故事,我们的青春。


    周三时,萧景琰去还书。到了考试周,校园里的学生走路显得已然急促起来,每天清早,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开往图书馆的自习区。萧景琰靠路边走着,开败的辛夷花稀稀落落地从树上掉在渐深的草丛。心里仍惦记着那个小舟的比喻,都走到馆里了,他想了想,把书又匆匆塞回电脑包,拉好拉链。


   “哈哈,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梅长苏刚卸下一摞副本,在书架旁朝他笑道,用手背顺带揩一把头上的汗。


   “呃,为什么?”萧景琰瞪大了他的鹿眼,挑起一边眉毛。


   “哦……看来我弄错了,”梅长苏盯着他的脸认真看了一刻,马上低头在围裙似的工作服口袋里掏出一部还很新的iphone 7,“给你。”


    “啊……谢谢你。”


    萧景琰掌心握着失而复得的手机,忽然有些感动。这是今年生日时,老同学蒙挚送自己的。他想,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告诉他手机落在这,可以借机提条件敲他一笔钱,但是,他就这样笑着轻易递给了他,就像递过去薄薄的一张纸。


   “不用谢,你也帮了我啊。”


    天啊,他笑起来怎么这样好看。萧景琰愣了半刻,搜肠刮肚硬是没什么可以继续聊的话题,只得遗憾地试图学着梅长苏的语气道:“我回去了,再见。”一路上,他的心情起起伏伏,已有些不受理智的控制,连妹妹邀请他喝奶茶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要知道,他平时忙,很难得和小妹见一面的。


    之后的两周里,萧景琰在加班加到绝望的时候,买东西只盯价格的时候,在逼仄的小屋里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时,海面上一叶小舟的画面和他的笑容,静悄悄地霸占了内心坚实的一角。


    那本《编舟记》,他很快看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萧景琰就是不想快些还回去。


    苏先生,你在吗?【微笑】


    春日傍晚,暖风微动。萧景琰坐在校园里的长椅,用腿放着电脑,键盘上手指敲得飞快。

  

    在的,殿下。【微笑】(这里苏苏终于发觉了琰琰落后于时代的脑回路)


    过了约莫一分钟,苏先生回复他了。萧景琰坐直身子,回头看着图书馆,那座巍峨庞大的建筑物。他想象着,有一个他,在那里用瘦弱的手臂在书架间来回搬书,清秀的双手将卷折的页脚轻轻抚平。这会儿学生少了,他也许在打盹,那么他眯着小憩的时候,嘴角是否也会不自觉勾起呢。


    你觉得是否存在这本书中说的小舟呢?可以渡人们跨过茫茫辞海,永不回头也不会感到迷茫的辞典。可如果在辞海中迷失了,又该编织怎样的小舟呢?不管怎样,词汇总是日新月异,不断地被过滤,淘汰,海永不静止,可是要是一直有人停留在过去的时间里,即使用最新的小舟也渡不出来的,又该怎么办呢?


    萧景琰一口气发了出去,下一秒又猛然后悔,自己怎么就问了这么中二又无病呻吟的问题。他觉得有些坐不住了,想立刻站起来就走。


    五分钟后,苏先生回复了一句。


——    那么,你是希望被从过去,渡向所谓的当下咯?


——    唉,说真的,我不知道啊。


——    其实我觉得吧,这么深奥的问题,还是别费劲去想为妙,就放手交给那些哲学家们去吧2333333反正,这世上又不是每一个问题都有解,就算有,可能也不止一个,不止存在于我们所处的世界吧。所以你纠结这个问题,完全没必要啊。但是我悄悄和你说,在我看来,没有一罐菠萝啤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再来一个。


——   天啊,你真是个哲人……哦不,你本来就叫苏哲啊hhhhhhh好呀,改天一起去喝你说的这个……菠萝啤如何?


    萧景琰自嘲般地傻笑了两声,思量着这个请求是否提得合适,毕竟,他们才刚刚认识几周而已。他一本正经发呆的样子,引来几个过路人异样的注视。


    哈哈,当然好咯,殿下真可爱【吐舌】


    不,萧景琰心里喊着,可爱的明明是你啊QAQ




阅读辛苦么么哒~~


 ——————————————

我发现,果然上中下解决不了了QAQ

评论(14)
热度(58)

© 和守月 | Powered by LOFTER